《红楼梦》其实是一部神话小说,是一块石头玩

两块喜欢玩游戏的“石头”

一块石头游戏天庭,撰录下来叫《西游记》;

一块石头游戏人间,写录下来叫《红楼梦》。

这两块石头成就了两部神话小说。

《红楼梦》其实是一部神话小说,是一块石头玩游戏玩出来的?

女娲补天

红学家,你可能搞错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们特别喜欢以“某某家”来对人进行分门别类,读个《红楼梦》做点笔记就成了“红学家”。

试问,读《红楼梦》就是红学家,那写《红楼梦》的必然在“家的分类”之上吧,请问要怎么给作者冠称?

我听过周汝昌老先生谈《红楼梦》,他说的很实在很谦虚:“所谓研究者、所谓红学家,其实就是书本主义”。

我觉得周老说的真好。打心眼里不认为自己是“砖家”。

《红楼梦》其实是一部神话小说,是一块石头玩游戏玩出来的?

红学家周汝昌

在我另一篇《脑洞不够用,260年前他说人间是一场VR游戏,完了还要销号》里讲了一个比现代科幻还要宏大的科幻脑洞;今天我们接着看《红楼梦》作者其实是把“序和总结”揉到了第一回的其他阙要。

先说两点与上古神话有关的,

第一,《红楼梦》的这块通灵石头,是女娲所炼的三万六千五百块补天石仅剩的一块补天石。结果这块石头通灵的第一件事,就是动了凡心【原文:‘在那贵重场中,温柔乡里受享几年……’】。

按神话的理儿来说,只要是天上的人、物要动了凡心,那可是大罪,好比到现在还隔着一道银河系的牛郎和织女。但这块凡心乍动的石头不大一样,为啥?说到这里,你我还得给曹大作者跪了!

第二,为什么这块石头,动了凡心无罪,还成了一桩机缘呢?曹大作者给“放置”了强大的后台,《西游记》读过吧,悟空打死的妖怪是不是都没有后台,有后台的一个没打死?

曹大,不仅给这块石头放置了“天地源头”的女娲大神,还有两位神仙人物携它入红尘历幻缘,这两位大神是哪个?号茫茫大士、渺渺真人。这两位神仙有什么特别的吗?一般红学家他不告诉你。

我们打开另一块石头的《西游记》,开篇诗曰“混沌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看到没,度化补天石头的神仙名号的出处在这块花果山的石头身上。

凌乱了没?

敢情这两块石头是表亲^-^

这是曹大的高明之处,也是可敬之处,不跪不行。怎么说?

曹大写的接天接地,写的儒释道通融无间,这里面有借鉴前人吴承恩的笔慧,所以茫茫大士和渺渺真人,即是神话大成《西游记》的后台硬,也是曹大吴大的承敬。

我说这两点,是说明《红楼梦》这块石头,素质上是实打实的神话小说。这不是我说的,是作者开始就交待的很清楚的。只是一众红学家他也没告诉我,我只好跟大家说说^-^

《红楼梦》其实是一部神话小说,是一块石头玩游戏玩出来的?

红楼梦插图

凡心动了神仙也难劝

女娲大神炼的石头,怎么就动了凡心呢?

话说,通了灵的补天石,看别的石头都有了用处,以为自己是无用废柴,日夜悲愁怨叹,抑郁症了。

真巧,一天来了二仙师在它旁边唠嗑,先说了一通神仙玄幻,后面就聊起了人间红尘的荣华富贵,结果这虽是通了灵的石头就上勾了。

就求两位上仙发慈悲,能不能带它到人间受享受享,要是成了“自当永佩洪恩,万劫不忘!”

二仙师一看,这货被拐卖了还要帮着数钱的节奏。却一本正经的警告它说:“人间红尘虽有些乐事,但不能持久,而且有【美中不足,鲜花易谢】八字界咒,许多好事瞬间又变成兴尽悲来,物是人非,到头来也是大梦一场空,倒不如不去的好”。

但这石头的凡心已经白热化了,人间是非去不可。

二仙师,最后免为其难的施展仙术把它原本一块糙石变成一个扇坠大小的美玉。

这通灵补天石就成了通灵宝玉了。

各位看官,你说,这茫茫大士和渺渺真人,给一块石头做局是为何来?

《红楼梦》其实是一部神话小说,是一块石头玩游戏玩出来的?

西游记主人公

通灵宝玉走一遭人间就成了营销高手

虽然,曹大本人没有把剧写完本,但他确实不是故意烂尾的。这个我们要理解,命长命短,自己说了不算的。

后来曹大的朋友给续的我们不谈。

单说,曹大在第一回里就讲了补天石“受享人间”归来后的情景。

这要说这块石头的出生地了,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这地儿你可别导航啊,真没有。曹大早设定好了,无稽就是无籍无迹,保密^-^

这也是今天我们能看到《红楼梦》的源起交待。

第一个人间的凡人登场了,整个《红楼梦》第一个出场的凡人是谁?是个半仙儿^_^

是个录仙求道的主儿:空空道人。

他经过这个不可考之地时,看到这块石头上刻着诸般此石头被茫茫大士、渺渺真人施法带入红尘,来了一场真人体验版【人间世态炎凉离合悲欢】的游戏。而且年代、地点都没记录。

就是石头转生成贾宝玉,原本就是假玉宝,这名字是这么来的。本是补天石不是宝玉。

看完,这空空道人说:“石兄,你这游戏实录你自说有趣,还要流传人间,我看这不行啊,一来朝代时间没有,二来也没有歌颂朝廷的忠贤善政,只是几个小女子情啊痴啊的,也没有忠贞烈女,我就是抄了去恐怕也没有愿意看吧”。

从人间归来的石头不一样了,开口就是营销大师上场了:“我说道爷你怎么一时转不过弯来呢!无朝代时间,你假借汉唐某年又有何难?再说最重要的,情节,现在世面上的书籍媒体都千篇一律才子佳人的套路,我这个反而不落俗套,倒显新奇别致,你以为市井大众哪个愿意多看治国理政的?那些野史类、淫秽类的不是诽谤朝野,就是污人子弟,毒害观众。

而且,世间作者满纸遇到哥美女,不过是假借男女之角意淫自疯而已,真正琢磨开来,经不起推敲,真不如我这亲睹亲历的几个妹子,虽不敢说比历代书中的女子都强,但其中事迹才情、音曲诗画,供人闲时解闷、减压,却是很值得玩味一番。比哪些旧书岂不确是让读者耳目一新而难求之品?道爷以为如何?”

结果,这道人服了,抄了下来,自己先迷进去了,迷到什么程度呢?

后来就因为这抄本《石头记》,空空道人,不叫道人了,改名为【情僧】,连书名也给改了,叫《情僧录》。哈哈哈,你说这石头的造历有趣不有趣?你说这红尘人间改变人的力量大不大吧^-^

其实曹大才是营销大师,在第一回里,把官府的审查顾虑完全打消。而且手法妙绝,交待此书的来龙去脉时,一举数得。

《红楼梦》其实是一部神话小说,是一块石头玩游戏玩出来的?

你大爷始终是你曹大爷

上面说第一个出场的人间凡人是空空道人。可这是虚构人物。

那整篇小说的人间真人是谁第一个出场呢?

这人姓曹名雪芹。是第一个出场,也是全书唯一一个真人。

作者自己呢,披阅十载,增删五次,另题书名叫《金陵十二钗》。并赋一四言绝句: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后面出场的是年近五十的甄士隐和他才三岁的英莲。

这甄士隐家境不错,是个贵重人家,一个夏天他在书房打了个盹,就做了一场这块宝玉石头碰到天宫神瑛侍者和一颗绛珠草也动了凡心一同下凡了结风流公案的梦。

这补天石的到人间的出处就应在了这侍者与草仙下凡的身上。

书到这里,还是神仙下凡的故事,你说这不是神话是什马?

这甄士隐做着梦就突然惊醒了,抱孩子上街,就遇到了再次出场的人物,一僧一道,僧是癞头赤脚的,道是赤脚蓬头的,形态都疯疯癫癫的。

其实这俩疯僧道就是茫茫大士就渺渺真人嘛,我们东方中国的神仙就是这个形象,不是西方那种“完美无缺且高高在上”的,东西方的神话是各自文明文化的源头,这里有大学问大话题,为啥东方的神不是乞丐就是疯癫,今次就不展开讲了,以后细讲。

却说这俩神仙到了人间,第一件事就是问甄士隐要孩子,说士隐:“施主,你把这有命无运、累及爹娘之物,抱在怀里作甚?舍我罢,舍我罢!”

这三岁的英莲是够苦命的,后面五岁被人贬拐卖了,末了还要难产而死。这是《红楼梦》全书第一个上场的小孩角。也象征着人世间不如意的苦难,人世间,有多少有命无运的人啊。

甄士隐家旁边有个庙,庙里寄居一个穷儒书生,叫贾雨村,士隐一直很看好他觉得他定非久困之人,一日仲秋请雨村到家里喝酒,并资助白银衣服让他去京里赶考。

你说这富贵下落也快,雨村赶考去了,士隐把孩子丢了又遇上大火把家烧了个光光,最后投奔丈母娘家,银子被岳父哄赚了去,自己又不会干农活,人贫病交加就到了拄拐棍上街了。

上街就上街罢,上回上街把娃儿丢了,这回上街把自个丢了。

原来又遇着那疯癫道人唱起【好了歌】,这甄士隐一时竟整理然彻悟了,把道人肩上的布袋抢过来背上,跟着疯道人走了。连招呼也没跟家里人打一声。

作者曹大借彻悟的士隐之口说:“……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杠;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活脱脱的人间的精准写照,到今天也还是贴切的很。

所以,曹大爷,服了你,你怎么就把天上人间写得这么透呢?

这就是《红楼梦》的第一回,一块石头下凡的机缘,和所下凡的时代的缩影,从女娲大神的炼石,到人间一富民的彻悟。

曹大写的似人间情话,根底上却是神话。

《红楼梦》其实是一部神话小说,是一块石头玩游戏玩出来的?

中国神话的始祖盘古

神话一直在人间流传,神话又何尝不是在人间演绎。

中国神话故事的另一番通天彻地的演绎,在清代曹雪芹的笔下,创造了别样的境界和经典。

—— 垚顺 2019.9.3 于重庆

《红楼梦》其实是一部神话小说,是一块石头玩游戏玩出来的?

上一篇:87版红楼梦里,曹雪芹是如何用笑来塑造王熙凤圆
下一篇:《红楼梦》金陵十二钗正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