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余华《许三不雅卖血记》有感

   

     

     最早接触余华的小说,是高中时阅读的《十八岁出门远行》。那时初读他的文章,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种不同于一般叙事小说的文风,别致又生疏,此中的冷幽默、挖苦,乃至荒唐,至今仍印象深刻。后来了解了一些文学实际才晓得,余华的这篇小说所给我的印象,就是“文学语言”给我留下的印象。

     他那共同的文学语言与叙事作风,带有明显的作家团体的印记。也恰是从这篇小说开始,我切身感受到了文学语言所具有的独立的美感和意味。比拟于同时期印象深刻的铁凝的《哦,香雪》,余华的文学语言让人感到惊讶,完全不同于《哦,香雪》对人间情感的细腻捕捉。相反,余华描写的十八岁出门远行的情形,处处透露着诙谐、荒唐,但也殊途同回的把十八岁的年岁出门远行的孤独、惆怅,和苍茫,明晰而又粗狂地注进了我的内心。

     进进大学以后,旁边断断续续地读过一些严肃文学小说,确切的名字却回想不起来。但依旧还在的,是读完小说后留在内心的那种空落落的感受,就仿佛与一个年少时痴恋的女孩在街头相逢,阅历了一会而又美妙的畅谈后又转眼分开一样。每次的空落落,犹如一杯香醇的酒,让人回味又耽溺,同时也伴同惧怕离另外不舍。

     小说中的男女人物之间的情感纠葛,遇到生活劫难时的隐忍付出,和在时代动乱中生命相托的坚强,让我尤为感受。也正因如此,每次阅读完一部小说以后的空落落,才那般剧烈。

     周末,夜晚,几天前买的书到了,购书时余华的《许三不雅卖血记》出此刻屏幕中,自但是然就加进了购物车,也算了了很久的遗憾。高中时读完余华的《十八岁出门远行》后回味好久,深度阅读余华小说的愿眺望不时闪过脑海,但从那以后,却鲜少买余华的书来读。每次逛书店时,也城市在书架前特意查寻余华的小说,但因时间仓促,沉淀不下表情,无法静心阅读厚重的经典。以至于《许三不雅卖血记》毕竟写了什么,此前仍一无所知。

     周末的夜晚,伴同着已掩盖了一天的雾霾,静坐在书桌前,毕竟有了那份恬静,手头上也毕竟拿到了刚刚撕掉透明庇护膜的《许三不雅卖血记》。

     翻开首页,干脆开始阅读。略有毛边的纸张,刚刚相宜的书的分量,加倍契合了想读下往的愿眺望。匀称的呼吸,有节拍的翻书声,夜色愈来愈浓,书也愈来愈薄,情感也聚积的愈来愈丰厚,乃至复杂。读完,书的封底朝上,书房空寂丰满。

     倒也奇异,此次读完,没有之前阅读完一部小说后的那种空落落的觉得,只是觉得很满足,很充沛。也许,是太久没有完整读完一部小说的原因,也许,是余华的文学语言太过共同,不会像一般叙事小说或抒怀小说那样,留下不异的阅读体验。

     许三不雅,不知为什么,总觉得这个名字比拟出格。也许是“不雅”字让我想起了“道不雅”这一意象,难以对“许三不雅”发作详细而实在的猜想。好像《十八岁出门远行》中的阿谁少年一样,许三不雅也以“余华”式的方式出场。他从已年迈聪慧到难以辨识是儿子还是孙子的爷爷家出门后,坐在了屋顶上,看着菜疼爱他的四叔,诙谐而又系统的聊着交往的人与事。读到此时,心中的情感出现,因为,在我的生出息程中,四叔对我的疼爱,是我回眺望老家时不会绕过的纽带。

     在爷爷家中紊乱的爷孙对话,已勾勒出了许三不雅的出身,那种悲凉的人生图景明晰地在脑中详细化。现实生活中,我对与许三不雅不异出身的故事其实不生疏,那是不因时代变迁而改动的底层图景。

     许三不雅的人生目的,在同乡人带他往卖过血后,变得明晰起来。他要娶媳妇。当有了这个明晰的目的,他开始有针对性地存眷和打量身旁的女性。他的目的,锁定在了许玉兰身上,一个被称为“油条西施”且已有意中人的女子。许三不雅用了诙谐的逻辑,使出了看似精明却又不合常理的说辞,让许玉兰的父亲改动想法 主张,决意把女儿许配给眼前这个很懂乡村白叟心的须眉。

     婚后,许玉兰生了三个儿子,恰恰大儿子许一乐不像许三不雅。经不住邻里人的背后议论,许三不雅也对这个最喜爱的大儿子发作了质疑,并且坐实了这确实不是本身亲儿子的事实。自此,许三不雅的愤怒、无奈和报复心,全都展现了出来。而许玉兰作为一位女性的后悔、薄弱虚弱和不甘示弱,也都一一回应了出来。

      在男欢女爱面前,有错的,似乎老是女性。出格是不在意料之内的后果出现以后,主动且难以回嘴的,也老是女性。作为男人,人性的宽度让许三不雅难以承受与本身同床共枕的女人,竟没有守住情感的纯挚。但是,许玉兰又何曾意料到,那时与本身意中人的欢爱,竟成为了生命中最大的痛。假定不是父亲强势地把本身嫁给许三不雅,那时的欢爱,也许会是婚姻中常常思念的幸福回想。但是,运气无常,一个本就没有太多选择的女子,嫁给了意料之外的男人以后,年老时的情爱,竟成为了生活中不敢触碰的痛但又在时代动乱中常常被提起并扩大的伤疤。

     女人的主动,女人的无奈,女人的低微,又有几许个许玉兰生活在这人世间呢?作为男人,为什么没有进化出男女对等的人性宽度呢?男女权力不屈等、情感不屈等的面前,又有几许喜剧依旧在这人世间日夜上演?

     最使我动容的,不是许三不雅卖血的悲遇,而是许玉兰作为一个女性在情感与婚姻中的隐忍、无奈,和为了自我庇护的对抗和回身拭泪的背影。那一次次被许三不雅旧事重提的低微隐忍,一次次在生活中想取得半晌幸福的想要而得不到的落漠,在平淡生活中为了防范生活变故而未雨绸缪的细腻经营,在时代飘飖中被扩大伤疤且难以规避的羞耻和尽眺望,作为一个女性,许玉兰集结了我所熟习的女性的坚毅与付出,和活着代生活中所沿袭的偶尔 偶然识的劣根和低微。

     许三不雅的卖血,看似付出宏大,但他所做的,应该是一个有担任的男人理所应当承当的一切。只不外,一样低微且无奈的许三不雅,只有在卖血以后,才有足够的才能,应付生活带来的变故和苦难。更多地时候,他对许玉兰的苛刻,对许玉兰的损害,让我揪心。而他在人到中年的时候,对许玉兰的宽容,和在许玉兰被架在时代风头上遭受羞耻的时候,他对许玉兰的不离不弃和疼爱,又让我感动。许三不雅从青年到中年的生活轨迹,所展开的自私、懦弱、担任、不畏缩,不也是我所熟习的男性身上所共有的习性与品质吗?

    《许三不雅卖血记》,勾勒了中国特别历史布景下的小人物的遭受与沉浮,但我最受震动的,是男女之间在生活苦难和时代动乱中所暗示出的复杂人性与情感温存。

   

     日暮时分,袅袅炊烟飘过山腰上的柿子树,又有几许个年老的和年迈的许三不雅,在品读着生活的琐碎与沧桑?又有几许个年老的或年迈的许玉兰,阅历或遭受着生活给以的满足与苦味?当秋叶飘落,歪阳洒在门前,无奈而又低微的许玉兰,你是不是正思念起年少时的女儿情,你是不是也曾在父辈的脸上,看到了难以更改的顽疾与忧伤?

        2019年11月7日晚,记于理工大学书斋

上一篇:人类大脑与阅读的关系——《脑与阅读》读后感
下一篇:活着就是但愿 ——《活着》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