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没有极限,活着会有但愿 ——余华《活着》读后感


余华的《活着》花了两天时间读完,主人公的阅历对我冲击很大,确为经典之作。

关于福贵的苦难

主人公叫做福贵。他生长在一个地主家,他的前半生中心就是好色爱赌。好色方面最喜爱做的事情就是坐在青楼掉足女子的肩上游街,还专门游街到商会会长岳父的家下面“问好”,其岳父真想寻个地洞往钻。爱赌方面,其好赌成性,一步步掉进“龙二”的打赌圈套,将家里的100多亩地皮全部输掉,最后将本身的家族由地主变成了贫农。

他的后半生是全书的中心,也从其变成贫农开始苦难一个接着一个向其奔涌而来。人的一生总会阅历苦难,而福贵的后半生应该是快到了极限。在其输掉家产后,父亲、母亲相继离世,其还没有从痛掉父母的沉痛中缓过来,其媳妇家珍也被岳父敲着锣鼓,以接亲的一样礼仪把怀着儿子有庆的家珍接回娘家。好不容易,在家珍的坚持下,家珍带着有庆回来寻福贵,本应该团圆生活的一家人,福贵在往城里的途中被国民党拉走充军,关于家珍来讲,福贵忽然间音讯全无。福贵想逃跑也不可,因为但凡逃脱的都丧命了。福贵就这样被国民党拉到烽烟纷飞的前线,许多一路被抓的人都在烽烟中丧命。福贵一直躲在战壕中保住了性命,其在没有干粮的状况下苦苦煎熬,已快到了生命线的边缘。后来战争中遇到了束缚军,做了俘虏,捡回了一条命,束缚军不只让其回家,同时给了其川资。其回到家里,已两年多,而正在其团圆时,其女儿凤霞又因为生病变成了聋哑人,家里的生活加倍困难了,没有办法养活两个孩子,为了让弟弟有庆生长和读书,两佳耦不克不及不决议将凤霞送走给他人收养,凤霞虽然不会措辞,但是却一直乞求不要送走,凤霞被送走后,一家人十分悲伤 疼痛,出格是弟弟有庆,常常以不往上学威胁,最后被福贵拳头制服,而此时福贵又何尝不是将泪水往里灌,毕竟凤霞还是偷偷的跑回来。福贵在一家人的央求下,也再也下不了狠心把凤霞送走,一家人加倍辛勤的劳作养活本身。

而就在一家人靠本身的双手耕作地步,还养了三只羊,生活有所转折的时候,乡村掀起了人民公社运动,把农民的吃饭的锅头砸烂拿往炼钢铁,三只羊也被拉往充公了,这可心疼死了这家人,出格是有庆,要晓得这三只羊是有庆一把把草喂大的,养了多年,有庆老是喂完羊才往上学,这下全部回于人民公社,一家人又回到了一无所有的状况。人民公社大锅饭吃完了,大师都没有吃的,于是吃野菜,树根的都有,直至最后树根也没有了,所有人大肠告小肠。有庆垂垂的长大,12岁时,县长夫人突发沉痾,急需献血,学校组织学生往献血,而只有有庆的血型刚好可以配对,而原本的献血却被那时的医生好无克制的抽血,一直将有庆的血抽干,有庆也突遭横祸往世了。福贵晓得后快疯狂了,本身一手带大的儿子,也是全家的但愿,早上还活蹦乱跳喂羊的儿子,再见面时已天地相隔。福贵崩溃了,朝着医生就要杀了其讨命,还要寻县长逃命,却被世人紧紧拉住。更让其无力的是该县长是那时和其一路充军是最要好的知己,福贵能怎么办?此时福贵的妻子家珍又得了软骨病,无法坐立,福贵惧怕将儿子被抽血吸干而死的动静通知家珍,他惧怕家珍也离他而往,于是骗家珍有庆只是生病在病院医治,但是家珍每天晚上听出来福贵老是从掩埋福贵父母的坟中央向回来,就晓得本身的儿子已死了。凤霞逐步长大,到了嫁娶年龄,却因为是聋哑人遭人嫌弃,村里人没有人同意娶。而颠末队长介绍,一个偏头的搬运工二喜分开了福贵家,所谓偏头,就是头站不直,要耷拉着肩膀,二喜打量着褴褛不堪的福贵家什么也没说就走了,福贵晓得一定黄了。谁晓得二喜在某一天拉了人来还有石灰帮福贵家修缮了些,并正式提亲,二喜还八抬大轿用最盛大的典礼将凤霞接回了城。不多 不久不多凤霞就怀孕了,一家人快乐得不得了,出格是二喜,很快凤霞临盆出产,但是苦难再次落临,医生“保大还是保小”,二喜深爱着凤霞,悲伤 疼痛后说保大,他要凤霞,但是颠末一夜,医生抱出来的是生了个儿子,二喜哭喊着我要保的是大,我的凤霞呢?医生说大小都顺利,就在一家人快乐的时候,凤霞却因产后大出血分开了人世。福贵的女儿也没有了,在同一家病院。二喜更是沉痛欲尽,凤霞虽然不会措辞,但是她贤慧,勤劳,二喜深爱着凤霞。二喜的儿子福贵取名叫“苦根”,意味深受疾苦的小孩。福贵的家里再次一贫如洗,而家珍的病情更重了,没有办法唱工,瘫痪在家。而这些上天也许觉得还缺乏,二喜在一次搬运东西的时候被水泥板掉下压扁分开了人世。剩下苦根还有福贵、家珍。家珍的病情更是日益严峻,福贵求队长往外面寻医生医治家珍,医生最后诊断没有办法诊治。

也许上天还想嘲谑一下福贵,某天清晨,家珍忽然可以从床上坐起来了,也能做点缝缝补补的工了,病情像好了一样,福贵却很惧怕,是不是是传奇中的回光返照。但家珍的病却稀里糊涂的康复了许多。苦根也垂垂长大,但在一天下午,福贵发明苦根躺在灶台上动也不动,原本苦根是吃豆子撑死的,因为福贵家里穷,苦根没有能吃到豆子,福贵为了心疼苦根煮了豆子,苦根却全吃完了,也被撑死了。家珍虽然病有所好转,但是长久没有吃的东西,瘦的只剩下皮包骨了,也最后奄奄一息,分开了福贵。

这些苦难都集中在一个主人公身上,也许有人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全部小说读下来,他是紧紧围绕着历史陈说的,每一个苦难都是有必定的现实环境的,是基于主人公的遭受发作的,环环相扣,显得如此的实在,让读者顺着作者的文字为福贵的运气揪心不已,每次觉得福贵毕竟迎来阳光时,却迎来的是加倍无情的阴云。假如说人的人生城市遇到苦难的话,福贵的一生应该将近到极限了。

关于福贵的幸运

要说福贵在遇到这么多的苦难时还有幸运的话,那就是他还活着。几许次应该是他掉往生命的时候,他却能活了下来。身处战争前线可以保命,在斗地主的时候,福贵由于赌输了地步,从地主变成了佃农,逃过了死劫,而赢了地皮的龙二被作为地主斗死了。福贵真正的幸运我认为是娶了家珍。家珍原是大户人家的女儿,但是没有养尊处优,却十分的温柔,贤慧,勤劳,失眺望,在福贵的家庭遭受破产、福贵被充军、有庆被抽血抽死、凤霞难产而死时等等苦难之时,要是一般妻子一定崩溃不已,而家珍却可以在悲伤 疼痛以后将家庭挽回到畸形生活的线上。家珍历来不求索取和回报,她为了家庭可以虚情假意的付出,托着病恹恹的身子下田干活。家珍也可以把后代养育教育得很纯良。凤霞虽然聋哑,却历来不偷懒,恰是因为在家里时,家珍一直带领凤霞劳作,坚持勤劳的品德,在凤霞嫁给二喜时,可以帮街坊做的事做到极致,扫地能扫整条街,街坊对凤霞称誉不已,二喜也更爱凤霞。在福贵落难时,家珍的父亲将其接回家,家珍本可以过得舒服 恬静的生活,但是她却没有舍弃福贵,主动恳求父亲往和福贵过苦难日子,这何尝是大师小姐可以做到的事情。

                     电影《活着》剧照

福贵的幸运还表此刻福贵的一家是有爱的。恋爱方面表此刻福贵和家珍,二喜与凤霞的恋爱,出格是二喜,作者描绘二喜和凤霞回娘家的细节是老是拉着手走进村里,老是洋溢着笑容,全部村里没有第二团体这样回娘家的,所以我认为福贵家的恋爱是丰满的,虽然是那末的一会。而福贵和家珍可以说是相濡以沫于江湖,福贵被充军后最驰念的是家珍,家珍在外子杳无音信时守候的是她不晓得还能不克不及回来的丈夫。亲情方面,福贵、家珍对后代的爱,凤霞第一次被送走收养后,福贵、家珍、有庆心如刀绞,难以割舍,虽然福贵第一次狠心把凤霞送走,但是在凤霞偷偷跑回来后,福贵第二次再也不克不及下得了狠心将凤霞送走。而有庆更是日思夜想驰念着他的姐姐,在姐姐回来以后快乐得不得了。大爱方面,福贵的一家是有大爱的,我指是福贵的家庭与所养的动物之间。有庆与他亲手养大的羊,在福贵将要把羊不克不及不卖掉时,有庆坚持要跟着福贵往,还特意叮嘱福贵不克不及将羊卖给屠户。而文章的最后,剩下福贵一人时,他往市场上买牛,遇到一头行将 马上要被残杀的老牛,老牛摊在地似乎晓得本身行将 马上被残杀,流下了泪水,福贵将全部的积存将老牛买下,屠户不敢相信,因为常人只会买健壮的牛来耕地。但福贵晓得老牛的痛苦。他常常说羊、牛都是通人性的,他晓得老牛的运气和本身很像,都是行将 马上走到生命的尽头,就算有了个伴,而老牛被福贵买下以后快乐得站起来,因为它晓得本身不必被杀了。


关于苦难和幸运的关系

自古有言:因祸得福焉知非福。因此苦难和幸运原本就是彼此依存存在的,也许今日的苦难,在将来也就成为了幸运,今日的幸运在将来也就成为了苦难。比如福贵输掉了100亩地步,本是个苦难,但是在斗地主的斗争中,福贵也因为不是地主,捡回了一条命。而取得福贵地步的龙二却被处以极刑。因此,不管人们正在遭受苦难还是幸运,最主要的是活着。只有活着才是最大的幸运。生活中我们面临的苦难和福贵比起来又何足挂齿,福贵尚且刚强的活着,而我们又何能丢掉生命。福贵的一生还通知我们要爱护保重与爱人、父母后代相处的时间,活着则意味着更多的时间往与家人相处。历史老是通知我们,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切的财宝、权力终将回于尘土,秦皇汉武、唐宋宋祖、康熙大帝毕竟没有可以抵制掉往生命的最终后果,他们应用本身的有限时间做出了有生命价值的事,而我们作为一般人,又怎么能随便丢掉有限的生命和时间,应该加倍刚强的活着,因为活着就有但愿。

                2019年1月20于广西柳州


上一篇:活着就是但愿 ——《活着》读后感
下一篇:活着真好 ——《活着》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