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读后感(作者:刘学)

  今年假期的时候,我偶尔间拜读了余华的《活着》。余华是我最喜爱的现代作家,因为他的作品中始终能看到生活的影子。虽题为活着,可直通全书的倒是无尽的死亡,从福贵家败变成一个地地道道的佃户开始,贫困的爹死在了粪缸边开始,一直到最后苦根吃豆子撑死,福贵身旁的亲人一个一个地离他而往,即使是最后和福贵相依为命的苦根,福贵唯一的但愿,也没有逃过运气的戏弄。
  何为“活着”,何为保存?其实,人类在很早之前就有对保存意义本源的探讨,不管是战国屈原的《天问》,还是明末王阳明的心学,几千年来很多学者先贤都对保存的意义做了各自的论述,林林总总,不一而足,但是此中传达最广也最为历代统治阶级所倡始的是以《孝经》为代表的孝文化。“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复坐,吾语汝。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夫孝,始于事亲,中于事君, 毕竟立身。《大雅》云:‘无念尔祖,聿修厥德。’”虽然,这其实不克不及代表中国古时整体的保存不雅念,但是窥斑见豹,从中,我们却不好看出,关于保存与“活着”的意义分析,中国古时的伟人先贤始终难以分开血脉家族的传承不雅念。也就是说,关于“活着”的意义,不克不及同家族亲缘割裂开来。
  而余华在对福贵运气的措置上,明显是存身于中国传统的存亡不雅,在福贵身上,余华寄予中国农民深植于土壤中的传统不雅念与朴素等候。满怀着这样一个父慈子孝,安享嫡亲的殷切但愿,为了这个朴素的心中的执念,迫使我们不克不及不常常面对现实面前淋漓的血肉。有庆一天天长大,为了有庆可以上学,福贵不克不及不忍痛卖掉从小听话的凤霞,我们在深感沉痛而又无奈,自以为一切顺理成章水到渠成,却完全无视了在父死子继的传承深渊中默默啜泣的以凤霞为代表的宽广女性群体。不管是徐母、家珍还是凤霞,这些女性在家族的传承中起着无足轻重的作用,但是却常常难以免地成为家族祭奠中流淌着鲜血的祭品。他们是不是也如凤霞一般有口难言,只能用眼泪往回应并承受着社会的定式。
  但是,尽管在前行的路上承受着种种苦难,福贵却依旧没有比及期盼中的人丁畅旺,儿孙绕膝的场面。反而是在生命消耗的路上不时地掉往本身的亲人,中年丧子,然后丧女,丧婿,最后晚年丧孙,直到本身孤身一待遇止。最后,他在集市上看到那一头孤独的老牛时,他们似乎瞬间读懂了彼此,都是毕生面朝黄地皮、陷在黄地皮上辛勤耕耘,而最后却都面临着无人送终,不得安生的结局,在这一点上,余华安置的老牛就是农耕文化的沉淀,同时又是福贵的外在物化。笔者相信,文章的最后,福贵把老牛称作福贵,并非是任意而为,而是在此中寄予了本身饱受蹂躏糟踏后仅存的一丝寄予。一人一牛,既有关于他们所难言却始终相伴的生命的据守,同时又有在生命最后无人相伴终老的无奈与荒凉。


上一篇:活着真好 ——《活着》读后感
下一篇:沉痛的人生——《活着》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