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红透500年的“跨界奇才”达·芬奇是如何

今天我们要说说达·芬奇。是的,那位你们都熟悉的500年“头牌网红”“跨界奇才”。



他到底有多少头衔?除了画家、雕刻家、建筑师、音乐家、数学家、工程师、解刨学家、植物学家……他到底有什么本领,能够成为现当代文学、影视、娱乐、游戏都想蹭的流量大V?


从芬奇镇出生的那个小家伙儿,到长眠于在国王怀中的大师级巨匠。达·芬奇的一生动荡而传奇。作品产出周期漫长,细节控又挑剔,半途而废爱好者,三心二意的斜杠青年……


在那个大咖倍出的文艺复兴黄金时代,纵然达·芬奇有太多可能“输”的坏习惯,可实际上他“赢”的轻松又漂亮!


并不是别人画得不好,而是他画得太好。当画家只是着眼于如何画得更准确、更逼真时,达·芬奇将数学、解剖学、工程力学、视觉透视等诸多元素集结于笔端:每一笔,都如有神助。


看看下面的对比你就会明白,或许,他们和达·芬奇并不在一条起跑线上。


《托比亚斯与天使》

作者:波拉约洛

作者:达·芬奇


『命题』


15世纪晚期,《圣经》中有一个故事:一个男孩被双目失明的父亲派去收债,一路上他的守护天使拉斐尔与他相伴。他们在路上捕到了一条鱼,这条鱼的内脏有医治疼痛的功效,可以让男孩的父亲重见光明。


这个故事是灰常流行的绘画题材,波拉约洛在15世纪60年代为佛罗伦萨的圣弥额尔教堂绘制了一幅,而韦罗基奥看过之后打算一决高下,带着自己的徒儿Battle。


『必须包含的元素』 


托比亚斯、天使、猎犬、鲤鱼、天使手中的小罐、河流、草丛


『完成效果』


波拉约洛的画作略显呆板僵硬,表情空洞;而韦罗基奥和达·芬奇的画作通过身体动作表达人物的情绪,富有动感。画中的鱼鳞光闪闪,每一片鱼鳞都像一块宝石。小狗跑动自然,眼神警觉。列奥纳多对大自然的观察堪称登峰造极,与波拉约洛形成鲜明对比。



《维特鲁威人》

作者:弗朗切斯科·迪·乔治

作者:弗朗切斯科·迪·乔治

作者:弗朗切斯科·迪·乔治


作者:贾科莫·安德烈亚


作者:达·芬奇


『命题』


维特鲁威曾在凯撒的军队中效力,专门设计和建造火炮,后来成为了一名建筑师,还著有专著《建筑十书》,书中有一段话:


在一座庙宇中,各部分与整体之间都应是和谐的对称关系。人体的中心点是肚脐。如果一个人仰卧,手脚伸展,以肚脐为圆心,用圆规画圆,那么他的手指和脚趾正好触及这个圆的圆周。在人体上除了能画出圆形,还可以画出一个正方形。如果我们测量这个人从脚跟到头顶的距离,然后用这个长度去比照他双臂展开的宽度,会发现它们二者相等,就像正方形的边长一样。


达·芬奇和他的两个朋友分别对其中一段描述进行作画。


『必须包含的元素』 


人、手脚伸展、正方形、圆形


『完成效果』 


弗朗切斯科 迪 乔治版本的图1十分不精确,无论圆形、正方形,还是人体都没有显示出应有的比例关系,2和3略显严谨。


贾科莫 安德烈亚作版本中圆形和正方形的中心并未重叠;圆形的位置比正方形高,虽然人的肚脐在圆心,而他的下阴在正方形的中心


达·芬奇版本与他的两位朋友相比无论从科学的准确性还是艺术的独特性。此版本呈现了艺术与科学融合的瞬间,这种融合让凡人的心智有机会去探索那些永恒的问题:我们是谁,我们如何居于宇宙的宏大秩序之中。同样象征一种理想的人文主义精神,颂扬个体的尊严、价值和理性思维。


《最后的晚餐》

卡普阿的《最后的晚餐》

乔托的《最后的晚餐》

格列柯的《最后的晚餐》

安德烈亚·德尔·卡斯坦诺 的《最后的晚餐》

达·芬奇 《最后的晚餐》


『命题』


耶稣最后一次到耶路撒冷去过逾越节,犹太教祭司长阴谋在夜间逮捕他,但苦于无人带路。正在这时,耶稣的门徒犹大向犹太教祭司长告密说:“我把他交给你们,你们愿意给我多少钱?”犹太教祭司长就给了犹大30块钱。于是,犹大跟祭司长约好:他亲吻的那个人就是耶稣。


逾越节那天,耶稣跟12个门徒坐在一起,共进最后一次晚餐,他忧郁地对12个门徒说:“我实话告诉你们,你们中有一个人要出卖我了!”12个门徒闻言后,或震惊、或愤怒、或激动、或紧张。《最后的晚餐》表现的就是这一时刻的紧张场面。


『必须包含的元素』 


耶稣和他的十二个门徒,犹大伸手要去拿面包,身上有个钱袋。


『完成效果』


卡普阿的《最后的晚餐》,犹大被画作去伸手拿面包的人,因为耶稣说:“正准备去接基督蘸了汤的面包的那个人便是出卖了我的那个人”


乔托的《最后的晚餐》,犹大就是那个唯一头顶没有光环的人


格列柯的《最后的晚餐》,犹大手里明显拿了钱袋,因为《圣经》里记载他因为收了30个银币出卖了耶稣。所以一般《最后的晚餐》画作中,犹大要么拿钱袋,要么没光环,要么被孤立。


安德烈亚·德尔·卡斯坦诺 的《最后的晚餐》,犹大坐在所有人的对立面。


达·芬奇版本这幅画是达·芬奇画在教堂上的壁画,虽然经过多次修复,但依旧损毁严重——事实上,这幅画能保存下来就已经是奇迹了。


上图是一张修复版。从中我们可以看到画面上13个人以耶稣为中心,看似杂乱分布(其实是三人一组分了四组),每个人的表情都不一样,说明当时每个人的心态都不相同。耶稣在中间,不同于以往作品中总是在说话的样子,他双目低垂,嘴唇紧闭。


而作为叛徒的犹大,第一眼根本就认不出是谁——大家都没有光环,没有人被孤立。但只要你仔细辨认,那个身体后仰,一手里拿着不起眼钱袋,一手微微伸出去拿面包的人,就是他(耶稣左边第三个)。事实上,即便不用道具,犹大的神态也已经出卖了他。


而且,这幅看上去有些杂乱的画作背后,其实是达·芬奇经过精心准备和策划的。


上一篇:读好书,好读书,书读好
下一篇:告别平庸:提升执行力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