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钟】林清玄的智慧文字

寒山寺 来自北辰物语 04:06


月落乌啼霜满天,

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

夜半钟声到客船。


阅读清丽觉悟的文字,令人如沐在春风里。


多年以前,曾经买了几本林清玄的菩提系列散文。


犹如明灯,照彻前路。因为没有买全,一直在遗憾中。


在一个深秋的早晨,去逛书店,无意中发现书架上摆着最新出版的林清玄经典散文菩提十书,因缘不可思议,相逢是缘!


于是花了120元钱买了其中的四本,诸如:《紫色菩提》、《红尘菩提》……又因为没舍得钱,也就又一次留下了遗憾。


只是感叹如今的书真的太贵了。


倏忽间,想起了多年以前自己写的一段文字来:有钱的人爱读书的少,爱书的人没钱买的多。


也许,人活在缺憾里也是一种美丽吧!


好在我是买到了他的“最尊贵的觉悟”的文字”。




正如《星月菩提》书背页所介绍:“菩提系列,处处流露自性芳芳,在微尘与毫端,探触无量的有情世界。”


读来给一颗日益浮躁的灵魂以当下的清凉。


回家读了《紫色菩提》中的《幽冥钟》,惊出一身的冷汗。


惭愧,自己也就是那个时刻自以为是的所谓的文化人,愚痴呵,因为没有正见的见地,曾经发表了大量的引人邪见、邪思的文字,还自以为是才气。


故而,再次痛心忏悔。


惊醒了,就推荐给有缘的你,哀告,能够看到此文章的人们,也去读读吧!


也是因为阅读林清玄智慧的文字,能“让烦恼都化成智慧的清气,使我们活得自在光明,不怀丝毫的憾恨”。




幽冥钟



这山上的寺院已经完全入夜了,山下入夜后星星点点的灯火,因为雨后显得格外的凉爽清亮,四周因夏天特有的蝉鸣,更使得寺院寂静而幽深了。


我们坐在院子里,和法师对面坐着,一时无话,不是无话可说,而是享受这难得的清凉安静的夏夜。


突见一只飞蛾,从面前飞过,扑向寺院的小灯,然后飞蛾就在那灯上扑翅,劈啪作响,在那样的宁静中,飞蛾扑火的拍翅声已经震得人刺耳了,但也无法可想,只有等它扑得累了,自己从那灯上落下。


就在这一剎那分心在灯蛾身上时,寺院的钟声突然敲了起来,咚嗡咚嗡,一声接着一声,不疾不徐,连声音也是很缓的,从山谷这头如水流到那头,再缓缓的折了回来。


夜里的钟声是格外沉厚的,仿佛一敲之下,它非但不上扬,反而向山下落了下去,一直往谷底沉。


我看看手表,已经是夜里八点了,这山间的寺庙为何还敲钟呢?虽然我极不愿打破钟声包围的沉默,还是忍不住问了法师。


“师父,为什么这么晚了还敲钟,不是说暮鼓晨钟吗?” 


法师以他一贯和蔼慈悲的微笑说:“这叫做幽冥钟,只有在夜里才敲,一共要敲一百零八下哩!”


然后他为我说了这幽冥钟的来历,原来这钟是专门为地狱中沉沦受苦的众生敲的。在地狱里是永夜的,众生不能见光,尤其是许多出家人和知识分子轮回以后就住在这无光地狱受诸种苦。


“出家人和知识分子在地狱?”我迷惑起来。


法师说:“一般恶人下地狱固是业报,出家人出家后不好好辨道,受众生的供养,不为众生行道说法,妄为出家,罪加一等,因此是要下地狱的。知识分子应生时根器较大,应为众人师,为众人传知识开智能,但是许多知识分子不肯助人开示,死抱着知识,空来人间一遭,死后也难免堕落地狱。”


“那么敲钟对他们有用处吗?”


“敲钟对一切恶道里的众生都是有益的,每当敲钟的时候,在恶道中受苦的众生马上身心清凉,不感到苦,一直到钟声停止,他又堕入不断的苦中。可以说一天的敲钟是他们唯一受苦的休息,想起来真是令人心痛。


“你听——”法师叫我仔细听那钟声,钟声敲过后,他说:“所以敲钟的人要敲得不疾不徐,前声刚断,后声随续,使那一百零八下的钟声,声声相续,这样,恶道里的众生才能有一小段不受苦的时间;如果敲得太快,浪费了钟声,敲得太慢,则苦痛断续,也不得休息。由于敲这夜里的钟声事关重大,敲钟的人总是全神贯注,有时敲着敲着,想到恶道里的众生,就不知不觉的落下泪来。”


“那么,这钟声对地狱的出家人和知识分子有什么特别的用处呢?”


“这钟声每敲一下,地狱就亮一次光,直到钟声歇止,光才又消失。出家人要利用光亮起的一剎那看经,忏悔自己的业障,一方面为地狱众生讲经说法,一方面为了出离的时候,回到人间弥补自己的罪业。知识分子也要利用这有光的剎那读书读经,为自己不能好好启示一般人的智慧而忏悔。”


法师谈到这里,山上与山谷重新落入了无边的寂静,刚在灯边飞扑的飞蛾,已因用尽了力气,拍达落在地上,我突然在心底响起一个声音:这飞蛾是否才从无边黑暗的地狱中出离的一个知识分子呢?否则为什么要这样猛烈的向光明的所在飞扑呢?


在这个人世里,我们有幸成为所谓的知识分子,应该怎么把知识和智能传播给大众,而在心情上又应该抱着多么戒慎恐惧的心情呀!


“其实,有的知识分子或出家人,没有好好传播智慧,不是因为不肯尽心,只是他们不知道自己要说的是不是真理,这个时候该怎么办呢?”我问法师。




百丈野狐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音乐或语音,请在微信或其他浏览器中播放

法师为我说了一个公案。


唐朝潮洪洲百丈山大智禅师怀海,人称百丈禅师,他是唐代的大和尚,始创了中国禅门的规矩,称为“百丈清规”,是中国的高僧之一。


这位百丈禅师善于讲经说法,他所居的百丈山虽山峻极五千尺,但禅客无远不至,为了听百丈一席法,堂室每天爆满。


百丈禅师升座说法的时候,常常有一位老人也随众听法,法会一散,这老人也就随众散去了。


有一天,老人听完法后却不离去,站在当地似有疑惑,百丈问说:“站在前面的是谁?”


“我是一只狐狸,”老人说:“过去迦叶佛驻世的时候,我曾经住在这个山里修道,和你一样讲经说法,有一位修行的人来向我问法,他问我:‘大修行的人还会落到因果里面去吗?’我回答说:‘不落因果。’因为答错了这句话,我死后便堕入畜生道,做了五百世的野狐狸,现在我做野狐狸的时间已经到了,能否请和尚开示,回答我这个问题:‘大修行的人还会落在因果里面去吗?’让我脱下这野狐的身体。”


百丈说:“不昧因果。”


老人当下大悟,称谢而去。


第二天,百丈率徒弟在后山找到一具野狐狸的尸体,死状安详,身体柔软,知道它是昨日问法的狐狸,他对门人说:“真吾徒也!”


说到这里,法师闭目沉思,再睁开眼睛时目光清亮,他说:“光是一字之差,就堕入恶趣,做了五百世狐狸,我们在传播智慧时岂可不慎!”


照佛法的说法,大修行者也不可能超越因果,他仍然在因果之中,不能不“落”,只能不“昧”,不昧,是对因果了了分明,得善果时不以为乐,受恶果时不以为苦,这才是真修行者的态度。


“所以一心想传播也不一定是对的,这就是为什么世尊讲八正道的原因了。”法师说。


“什么是八正道呢?”


“八正道,就是八条修圣的道法。一是正见,即正确的知见。二是正思惟,即正确的思考。三是正语,即正当的言语。四是正业,即正当的行为。五是正命,即正当的职业。六是正精进,即正当的努力。七是正念,即正确的观念。八是正定,即正确的禅定。一点点不正,就落入邪见了。为什么正这样重要,就像我们看火车的铁轨起头只要稍微偏斜,火车开到远方,已经十万八千里了。这是为什么不昧不能是不落的原因了。”


听到法师的一席话,想起我们每日言语,禁不住满头大汗。


“那只野狐狸虽然对修行者说错了话,他的动机至少是良善的,假如有一个人在教导别人时动机不良,又会如何?”我问。




出离的日子



法师又说了一个故事。


有一个人,他生平并没有做过什么大的恶事,死后却堕入了无间地狱,无间地狱就是受苦无间断的地狱,每天受诸种大苦。他努力的回忆生前所造诸业,认为自己的罪不应该受这样的痛苦,他遂向狱卒抗辩:“无间地狱是犯五逆之罪的人才应落入,我生平并无犯五逆之罪(注:五逆是:一、杀父。二、杀母。三、杀阿罗汉。四、出佛身出血。五、破和合僧),为何受此重报?”


“你前世以何为业?”狱卒问。


“我前世是个作家。”那人理直气壮的说。


“你写作时毫无净念,动机不纯,专写一些邪见、淫念、杀意、恶趣的事,引人堕入邪见,引人生起淫念,引人杀夫杀妻,引人诸行不净,这罪因不知使多少人因此结出五逆的罪果,这种罪比五逆还重大得多。”


作家听了全身颤抖,不能自已,念起生前所写的作品,淫邪恶趣仿佛在目前,忍不住因害怕而跪在狱卒的面前。


“我现在知道错了,但是我什么时候才能出离这无间的地狱呢?”


“最少要等到在世间,你的书完全消灭为止,或者你写过的犯有邪见、淫念、杀意、恶趣的每一个字都在人间消失为止。”


那位作家又落入无间的冰火之中,只听到从最痛苦的黑暗中传来他声声的悲啼。


听完法师的故事,思及我们世间的许多作家正为着步入地狱作准备,我深深地悲悯起来,传播净见的作家到底在哪里呢?



上一篇:亲爱的老师,节日快乐!|林清玄:棒喝与广长舌
下一篇:【美文】 林清玄:阳光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