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波:谦卑学习班

后台回复“读书”

即可免费领取52本精读好书

王小波:谦卑学习班 来自365读书 14:33



文|王小波

主播|潮羽



开始语:如果你在迷失无助失落茫然的时候,能有一个权威的人告诉你:你是一个怎样怎样的人,你应该怎样怎样。你是该信他呢?还是不信呢?信?可能你就走上了一条别人设计的人生。不信?继续失落茫然吗?与您分享王小波的文章《谦卑学习班》。


朋友们知道我在海外留学多年,总要羡慕地说,你可算是把该看的书都看过了。


众所周知,我们这里可以引进好莱坞的文化垃圾,却不肯给文人方便,设家卖国外新书的文化书店。


如果看翻译的书,能把你看得连中国话都忘了。


要是到北京图书馆去借,你就是老死在里面也借不到几本书。


总而言之,大家都有想看而看不到的书。说来也惭愧,我在国外时,根本没读几本正经书,专拣不正经的书看。


当时我想,正经书回来也能看到,我先把回来看不到的看了吧。


我可没想到回来以后什么都看不到——要是知道,就在图书馆里多泡几年再回来。根据我的经验,人从不正经的书里也能得到教益。

 

我就从一本不正经的书里得到了一些教益。这本书的题目叫做《我是的编辑》,里面尽是荒唐的故事,但有一则我以为相当正经。这本书标明是纪实类的书,但我对它的真实性有一点怀疑。


这故事是这么开始的:有一天,洛杉矾一家大报登出一则学习班的广告:教授谦卑。学费两千元。住宿在内,膳食自理。


本书的作者接到主编的指示:去看看出了什么怪事。他就驱车出发,一路上还在想着:我也太狂傲了,这回报社给报销学费,让我也学点谦卑。


等到到了学习班的报名处,看到了一大批过了气的名人:有文体明星、政治家、文化名人、道德讲演家,甚至还有个把在电视上讲道的牧师。美国这地方有点古怪:既捧人,也毁人。


以电影明星为例,先把你捧到不知东西南北,口出狂言道:我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男(女)演员。然后就开始毁。


先是老百姓看他(她)的狂相不顺眼,纷纷写信或打电话到报社、电视台贬他,然后,那些捧人的传媒也跟着转向,把他骂个一文不值——这道理很简单:报纸需要订户,电视台也需要收视率,美国老百姓可是些得罪不起的人哪。


在我们这里就不是这样,所以也没有这样的学习班——这样一来,一个名人就被毁掉了。作者在这个学习班上见到的全是大名人,这些家伙都因为太狂,碰了钉子,所以想要学点谦卑。



此时,他想到:和他们相比,我得算个老实人——狂傲这两个字用在我身上是不恰当的。当然,他还没见到我们中国的明星,要是见到了,一定会以为自己就是道德上的完人了。

 

且说这个学习班,设在一个山中废弃的中学里,要门没门,要窗没窗,只有满地的鹿粪和狐狸屎。


破教室的地上放了一些床垫子,从破烂和肮脏程度来看,肯定是大街上拣来的垃圾。


那些狂傲的名人好不容易才弄清是要他们睡在这些垫子上,知道以后,就纷纷向工作人员嚷道:两千块钱的住宿就是这样的吗?


人家只回答一句话:别忘了你是来学什么的!有些人就说:说得对,我是来学谦卑的,住得差点,有助于纠正我道德上的缺陷;有些人还是不理解,还是吵吵闹闹。


但吵归吵,人家只是不理。等到中午吃饭时,那破学校的食堂里供应汉堡包,十块钱一份,面包倒是很大,生菜叶子也不少——毛驴会喜欢的——就是没有肉。


有些狂傲的名人就吼了起来:十块钱一个的汉堡包就该是这样的吗?牛肉在哪儿?(顺便说一句,“Where is the beef!”是句成语,意思是“别蒙事呀!”)


得到的回答是:别忘了你是来学什么的!就这样,吃着净素,睡着破床垫,每天早上在全校唯一能流出冷水的破管子前面排着长队盥洗。此书的作者是个老油子,看了这个破烂的地点和这些不三不四的工作人员,心里早就像明镜似的,但他也不来说破。


除了吃不好睡不好,这个学习班还实行着封闭式管理,不到结业谁也不准回家——当然,除非你不想结业,也不要求退还学费,就可以回家。


这些盛气凌人的家伙被圈在里面,很快就变得与一伙叫化子相仿。除了这种种不便,这个班还总不上课,让学员在这破烂中学里溜达,美其名曰反省自己。


学习班的办公室里总是挤满了抱怨的人,大家都找负责人吵架,但这位负责人也有一手,总是笑容可掬地说道:要是我是你,就不这样气急败坏——要知道,在上帝面前,我们可都是罪人哪。至于课,我们会上的。


听了以后保证你们会满意。长话短说,这个鬼学习班把大家耗了两个礼拜,这帮名人居然都坚持了下来,只是天天闹着要听课。

 

最后,上课的时刻终于来到了。校方宣布,主讲者是个伟大的人,很不容易请到。所以这课只讲一堂,讲完了就结业。


于是,全体学员都来到了破礼堂里,见到了这位演讲人。


原书花了整整三页来形容他,但我没有篇幅,只能长话短说:此人有点像歌星,有点像影星,有点像信口雌黄的政治家,又有几分像在讲台上满嘴撒村的野狐禅牧师——为了使中国读者理解,还要加上一句,他又像个有特异功能的大气功师。



总而言之,他就是那个我们花钱买票听他嚷嚷的人。


这么个家伙往台上一站,大家都倍感亲切,因而鸦雀无声。


此人说道:我的课只讲一句话,讲完了整个学习班就结束……虽然只是一句话,大家记住了,就会终生受用不尽,以后永不会狂傲——听好了:


You are an asshole!同时,他还把这话写在了黑板上,然后一摔粉笔,扬长而去。这话只能用北京俗话来翻译:你是个傻×!

 

礼堂里先是鸦雀无声,然后就是卷堂大乱。有人感到大受启发,说道:有道理,有道理!原来我是个傻×呀。


还有人愤愤不平,说道:就算我真是个傻×,也犯不着花两千块钱请人来告诉我!


至于该书作者,没有介人争论,径直开车下山去找东西吃——连吃两个礼拜的净素可不是闹着玩的。如前所述,我对这故事的真实性有点怀疑,但我以为,真不真的不要紧,要紧的是要有教育意义——中国常有人不惜代价,冒了被踩死的危险。


挤进体育馆一类的地方,去见见大名人,在里面涕泪直流,出来后又觉得上当。这道理是这样的:用不着花很多钱,受很多罪,跑好远的路,洗耳恭听别人说你是傻×。


自己知道就够了。


结束语:所有的人都是普通人,和你身边的每一个人一样需要吃喝拉撒,有着七情六欲;所有的人也都可以是伟大的权威,只是,你需要把你对他人有用的那部分放大给别人看,从而让他们产生一种顶礼膜拜的冲动,无暇顾及你的污点。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可以对别人来说很重要,但终究对你自己来说最重要。




END

往期精彩

杨渭临:月圆时,念老母

枫林主人:欢颜

洛夫:一朵午荷


作者王小波(1952-1997),当代著名学者、作家。出生于北京,先后当过知青、民办教师、工人,1978年考入中国人民大学,1984年赴美匹兹堡大学东亚研究中心求学,2年后获得硕士学位。在美留学期间,游历了美国各地,并利用1986年暑假游历了西欧诸国。1988年回国,先后在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任教。1992年9月辞去教职,做自由撰稿人。


音频配乐:

1. Monla - Paris Paris!

2. Laura Shigihara - Grasswalk

3. 佐藤直紀 - Okamochi & Jersey

4. Sing, R. Sing! - 幼女幻奏

5. 神前暁 - フンフンフン♪だよ、らき☆すた

6. 根岸貴幸 - ほえ?

7. 松田彬人 - 吉井明久

8. 栗コーダーカルテット - 帝国のマーチ(ダース・ベイダーのテーマ)

9. 栗コーダーカルテット - 第6曲:大そうじ、大みそか

10. Princess Chelsea - Ice Reign。


????

如果您喜欢365,请点赞,让我们知道,您曾来过~~


上一篇:王小波,末代文学偶像
下一篇:特立独行的王小波——贯穿作品始终的虐恋情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