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作家」李婷 ‖ ​一声叹息(散文)

「今日作家」李婷 ‖ ​一声叹息(散文)


一声叹息

文/李婷

「今日作家」李婷 ‖ ​一声叹息(散文)

在我未成为江西彭泽媳妇之前,我就注意到了在这片美丽的土地上,曾经飞起一颗璀璨夺目的耀眼明星。准确的说,是从一个叫作黄花坂新屋汪村的地方升起的,这就是清朝道光年间恩科状元汪鸣相。

伴随着沧海桑田的变故,昔日的汪鸣相故里早已变脸为黄岭乡繁荣村。然而不管如何变故,村中的这座汪氏家祠始终牢牢记得他的音容笑貌、非凡才能。

来到村口,一说到汪鸣相,乡人可谓妇孺皆知,无不津津乐道。都知道他字佩珩,号朗渠,出身于耕读世家。并且对他的家底如数家珍,甚至连他的乳名都了如指掌。人们说,其曾祖汪恒斋、祖汪广禄,都是读书之人,家道小康。到他父亲江航公时家道中落,转而为农,因受压迫剥削,生活极为贫困。8口之家,不仅没有衣食之资,甚至连最基本的遮蔽风雨的栖身住宅也没有。破落到他的母亲折一根蒿杆当发簪,烧一堆糠火当油灯。汪鸣相天资颖悟,8岁入乡塾读书,5天读完一部《论语》,9岁即能写千余字的文章,特别擅长吟诗作对。一次塾中开早饭,他贪睡未起床,塾师斥责之后出联命对:“红日满窗人未起”,他应声而答:“青云有路我先登。”又一次,厨房炉火正旺,米水翻滚,塾师兴起即景出联命诸生作对:“罐滚汤开,红火炉中三尺浪”。诸生瞠目结舌,不敢应答,恰巧此时一村民放土炮迎神,汪鸣相受到启发,于座中立起,对先生说:“我有对!”塾师打开看是:“烟冲炮响,青云顶上一声雷。”不禁拍手惊呼奇才。从此名声鹊起,“神童”之名不翼而飞。

有谁知,名噪一时的“神童”,17岁中秀才后,竟然连年乡试(省考)屡考屡黜,贫困家境驱使他不得不于25岁那年,跑到偏僻山乡坐馆蒙课。做起了教书匠,虽能稍解饥寒,略抒困境,然而时运不佳,端阳节放假回家欢度节日之时,学塾里被窃一空。除几部残书外,衣被鞋袜,白米铜钱,灯台茶具,墨盒饭桶全部被偷光。这些损失,对有家业的人来说算不了什么,可是对这位贫困教师而言可谓雪上加霜。受此损失,他既不能放弃了事,也不能向家长乞求。他想到这是社会治安不好,想找县衙说理。于是他怀着愤懑的心情,向县衙写了一篇脍炙人口的《禀贼文》。文中除了叙述被盗情形、财产损失、无从索赔外,特别提出:“恭维老父台,……教重人伦,不忍文人受害,钦崇学术,应怜乡学遭殃。轻脏重脏,望比坐都而深究,远贼近贼,恳饬督捕以严查。倘能珠还合浦,千秋颂秦镜之明;伫看璧返连城,四境乐琴堂之化矣!”县官读罢这纸禀帖,自愧辖域治安不好,也为汪文所感动,便朱笔批示:“文辞典丽,谊行端方,自捐廉俸,尝银十千。”县太爷自己掏钱赔偿贼案,成为轰动全县的奇闻,也赞誉汪鸣相才华功力。直到道光五年31岁时才考取一个拔贡,在京诠候3年,毫无希望。

常言道: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埋土明珠终有出土之时。 汪鸣相的出头之日,是在道光十二年他返回江西参加乡试,一举中试,成为“举人”。此时的他心情舒畅,逸兴遄飞,以欢快的笔调,壮彩的辞句,写下了:“战罢文场笔阵收,客乡不觉又中秋。月明银汉三千界,人醉金风十二楼。竹叶酒浮豪士兴,棣花自满少年头。今朝亲与嫦娥约,来日蟾宫任我游。”他自豪自信的内心世界可窥见一斑。好运已经转来,理想即将实现。果然就在他得中举人的第二年又大魁天下,殿试一甲一名,状元及第。未及不惑之年的汪鸣相成为“天子门生”。授职翰林院修撰、掌修国史。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他春风得意,将父母妻儿接到京城安居,尽享荣华富贵之际。他例外受命顺天乡试同考官,紧接着又青云直上,擢升广西省乡试正考官钦差。正当他结束主考返京复命途中,父亲病逝的噩耗不期而至。未来得及向皇上禀报情况的他便扶棺南下,回老家守孝三年。丧满复职时,受到道光皇帝的特旨召见,对他说了许多勉励的话。事后,感激异常的他,亲手书写了一块金匾,悬挂在汪氏宗祠的正厅,以示蒙宠。这次皇上召见,本有入阁意向。孰料,命运之神有意捉弄这位状元才子,仅仅十天后,他的母亲又病逝京城官邸。这对汪鸣相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一是他为官不久,父母便与世长辞,丧失父母之痛难以承受;二是封建制度规定父死母亡,为子都要停职守孝三载。他刚刚守过父丧,紧接着又要再守三年的母丧,六载光阴,对其仕途是何等重要啊!此时,他已年届43岁,其恩师阮元外任总督,内任大学士,汪鸣相自身估量,接踵座师,获得大用,是为期不远之事。然而母亲的辞世,让他不得不告别仕途,停职守孝。这接连的打击,使其精神几近崩溃,致使心态发生裂变。

鸦片战争爆发的那年二月,汪鸣相母丧快要期满,临时受聘主讲赣南书院,派用的官船已停泊在彭泽县城的江边等候,准备次日拂晓启航。然而,人生变故的极大落差,终于让他无法承受精神的沉重压力。 就在状元公准备次日动身的晚上,这位状元公竟突寻短见,悬梁于县城行馆。一代风流才子,尚未炫耀长空,便昙花一现,时年仅仅46岁。至于他的真正死因,疑云四起,莫衷一是。无论怎么说都是毫无意义的,现实是汪状元走了,走的叫人惋惜,有些伤痛,不知为什么。

汪鸣相的身后,并未有得到任何哀荣,甚至有些窝囊。陶家榜前的这块平岗之上,成为了他的最后归宿。无墓碑,无封土,无标记,好像风儿走过一样,历经160余年的变迁,什么痕迹也没留下。悲催到无人知道,一颗生于斯归于斯的文曲星,流星一般不知滑落何处。唯有那部《云帆霜铎联吟草》诗集,似乎还告知着人们:一个叫作汪鸣相的人曾经活过。

伫立于此的我,心中隐隐作痛,怅然若失,一声长叹自心底蓄力冲天。



「今日作家」李婷 ‖ ​一声叹息(散文)

作者简介

李婷,广西北流人,迁居广东省东莞市20多年。为多家公司、慈善机构和教育机构的负责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东莞市作家协会会员、《东方散文》杂志编委、《海河文学》杂志副主编、《芙蓉国文汇》签约作家,自由撰稿人。业余时间爱好文学写作,时有作品见诸报端。曾在全国各种文学大赛中获奖十余次。散文集《圭江流韵》2018年9月由团结出版社出版。


征稿启事

《今日作家》以发现作家、培养作家、展示作家、宣传作家为己任,为繁荣社会主义文学创作而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

各种题材、各种体裁、各种风格、各种流派的小说、散文、诗歌、杂文、随笔、报告文学、文学评论等各种形式的作品都在征稿之列。

征稿要求

1.小说、散文、杂文、随笔、报告文学等文字稿每篇一般在3000字左右,特别优秀的可酌情放宽,但以不超过5000字为宜;诗歌等分行型作品包括多首组控制在100行以内;

2.来稿一律以电子文本为主,谢绝纸质稿件。每篇来稿,请在文末添加200字之内的作者简介,并配作者照片一帧;

3.投稿需关注《今日作家》平台,所投稿件需要原创,无稿费,打赏费用全部发放给作者(第一周),10元以下不再发放;不接受其他平台设置原创的作品;

4.平台每季度对所投优秀作品入选《今日作家》优秀作品集进行出版,入选作者每人免费赠送作品集1册(邮费自理),作品集入选标准参考作品质量,阅读量,赞赏量。阅读量低于100人次不参与评定。

5.平台对年度支持者的作品免费整理排版、装订成作品集,赠送作品集5册;

6.为了便于搜集管理所有稿件都以邮箱形式投稿。凡《今日作家》来稿,采用与否,一律在七个工作日内通知,若未得到采用通知者,作者可另行处理。

投稿邮箱:3043223205@qq.com

主编微信:lianhe1001 木小铎

上一篇:生活是什么?
下一篇:没有写在纸上的规则:机关有各种潜规则,不懂就会四处碰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