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写在纸上的规则:机关有各种潜规则,不懂就会四处碰壁

没有写在纸上的规则:机关有各种潜规则,不懂就会四处碰壁

机关有各种潜规则,不懂就会四处碰壁。

封建社会一朝天子一朝臣,现在不存在这个问题。但在机关,的确存在一个领导一套人马的现象。换了新领导,原领导重用的人,甚至喜欢的人就会靠边站,或坐冷板凳。每逢新领导到任,下面的人就会察言观色,见风使舵,看自己是否被划线站队。新领导也会找人谈话,了解情况。新领导最想了解的就是,哪些人是原领导青睐有加的,哪些人是不被看好的。领导换了,风向变了,原来身处冷宫的人,就会蠢蠢欲动,积极向新领导靠拢,踊跃反映情况,透露秘密,以求被新领导看重,东山再起。原领导的红人,不可一世的劲头顿时收敛,作默默无闻状,或是夹着尾巴做人,不敢轻易造次。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就是这个意思。

我初到机关,一张白纸,什么也不懂,不属于任何一边。一位老机关点拨我说,某领导为人不错,跟准他干肯定不会错。我想,领导在会上讲了,要五湖四海,不准搞小团体。领导讲得头头是道,大家听得津津有味。后来发现,领导自己讲的,自己就没有执行,或者,在讲的时候压根就不准备执行。毕竟,领导讲话都是讲给别人听的,不是讲给自己听的。


没有写在纸上的规则:机关有各种潜规则,不懂就会四处碰壁


我初来乍到,不是什么重要角色,无论放在哪一边,只能凑凑数量和热闹,不能当枪炮子弹用。当时,机关面临分家,阵营越来越明显。机关人员文化高,不同于市井小民,有矛盾都是当面锣,对面鼓轰出来。机关人员之间的关系即使到了剑拔弩张的程度,见了面仍然嘻嘻哈哈,有说有笑,一派安定团结的景象。

我的一位老股长,为人耿直,有话直说,冲撞了分管领导。一次开会,当作下属单位的参会人员,为一个小事会上争执起来。分管领导很有雅量,三言两语,巧妙避开锋芒,一场疾风暴雨式的争吵眼看就要爆发,但又瞬时被分管领导有效化解。老股长见分管领导转移话题,没有办法使劲发力,只好收起刚刚亮出的剑锋。会议继续和谐举行,那些等着看热闹的参会人员,早就耳闻分管领导与老股长有矛盾,也想亲眼目睹一场争斗。他们表面上站出来劝解,内心巴不得烈火赶快烧起来,见目的没有达到,不得不悻悻然继续坐下来开会。

年终组织考察,分管领导不但不说老股长坏话,相反,还竭力推荐老股长下乡提拔任职,并且终于成功。机关有个术语,请客不如送客,很多所谓异己分子,不是被哄走的,都是被竭力“推荐”走的。这样,走的人感到走得有面子,留的人也感到心安理得,皆大欢喜。其实,内心里谁都知道,自己是被排挤走的,即使再有怨气,也不好说得出口。为老股长送行的酒桌上,分管领导和老股长都喝了很多酒,醉酒后两人说的都是相见恨晚、如胶似漆的假话,骨子里恨不得立刻掏出刀子捅到对方心里。我在酒桌上有胜读十年书的感觉。

老股长走了,新股长来了。

新股长也不新,来到我们股室前,已在另外一个股室当了几年股长,与我们的分管领导投缘,老股长被挤走,分管领导向一把手建议,将他从另外股室调来,顺理成章。

新官上任三把火。


没有写在纸上的规则:机关有各种潜规则,不懂就会四处碰壁


新股长很会笼络人心,常常自掏腰包带我们到饭店搓一顿。下属单位请客,不像老股长总是单遛,不问我们温饱和死活,而是带着我们一起开洋荤。对比来对比去,觉得老股长虽然为人耿直,心直口快,但我们跟着他,不实惠,没口福。我们当时工资不高,生活紧巴巴的,谁常带我们喝酒吃饭,填饱肚子,我们就紧跟谁,说谁的好话。

照理说,机关人觉悟高,不应被小恩小惠左右。其实,基本不是这样。年终测评,你工作能力再强,成绩再大,如果不发香烟、不打招呼,不说好话,没有多少人愿意为你打钩。不想提拔的,打钩多少,倒也无所谓。如果想提拔,测评前,就需要格外留心。该套近乎的套近乎,该打招呼的打招呼,该发香烟的发香烟。该做的动作都做了,效果肯定大相径庭。好几次年终测评,大家都认为我小有成绩,我也自我感觉良好,属于提拔对象,以为水到渠成,没想到都因测评得票不多,与提拔失之交臂。后来经人点拨,才发现玄机,但发现得太迟,起的作用不多。

我没在大机关蹲过,不知道大机关是否也是这样,不好妄加推测。我们基层机关,食人间烟火者毕竟居多。谁能给大家带来实惠,谁肯多发奖金,就说谁好,就说谁能干。至于,工作能力啊,工作成绩啊,那是场面上说的话,背地里大家基本都这样认为,再有能力,再有成绩,工资福利奖金待遇不增,能力成绩与我有多大作用?工资福利奖金待遇上去了,这才是看得见的能力和成绩,对大家有用的能力和成绩。

新股长和分管领导打得火热,正度蜜月。这时,一把手也换了。老一把手调到县综合部门任副职,相当于二线养老。新一把手原来是副职,属于老一把手的心腹,对老一把手言听计从。老一把手在县里有点分量,推荐自己的后任,起了效果。在机关,一般来说,前任推荐后任,基本不会奏效,上边也不会受前任推荐左右,主要是防止前任为了掩盖问题,擦干屁股。但也有例外,如果前任在上边说话顶用,有人听,上边也会采纳,起用前任推荐的后任。我们的那位老一把手就属于这个例外。


没有写在纸上的规则:机关有各种潜规则,不懂就会四处碰壁


新一把手虽是老一把手悉心培养的人,但无论是能力、水平,还是威信、魄力,都与老一把手相去甚远,根本不在一个层次。谈到选人、用人,很多人就会想到学历、学位。其实,这完全是两码事。在机关,有的人,学历、学位很高,但木讷、内向、软弱,天生就不是当领导的料。有时为了培养人才,提升领导班子整体学历,不得不唯学历论,赶鸭子上架,结果既害了被培养的人,也耽误了单位的工作。机关人常常打比方说,把村主任调到导弹基地当头,把研究导弹的调到村里当主任,两头都不会搞好。

机关无论大小,能否管理好,出成绩,一把手很重要,具有决定性作用。从大道理讲,一把手应该德才兼备,这没有错。但什么是德才兼备?各人理解不同。潜规则认为,一把手要具备两条:一要有威信,二要有手腕。软弱、怕事的性格,无论学历多高,德行如何,都不能当一把手。

我们的新一把手,原来在老一把手指挥下做事,还能将就。他虽然软弱、胆小,但听话,没有主见,很讨一把手欢喜,因而被培养推荐提拔。没做一把手时,我看他踌躇满志,志在必得,真正坐上一把手交椅时,才发现他力不从心、如坐针毡。我在机关几十年,换了好几个单位,观察过很多一把手。有的当得游刃有余、轻松自如,有的当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还有的一把手,说不上有什么大毛病,人也很好,不当一把手还罢,当了一把手,下面人不欢喜他,背地里说他坏话,上面人也不喜欢他,大会小会批评,弄得里外不是人。有的人,直到当不下去,被赶下台,都没有整明白是怎么下台的。


没有写在纸上的规则:机关有各种潜规则,不懂就会四处碰壁


威信是什么?我无法下个准确的定义。潜规则里,威信表现在大家都怕他、尊重他,表现在说话的分量,行事的果敢,阅历的深厚。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的小青年,无论学历多高,都谈不上威信。只有经过跌打滚爬,磨难历练,并且站住了,威信才能树起来。我们的老一把手,中师毕业,学历不高,做过老师、副厂长、厂长,在几个部门当过一把手。他讲话不多,不苟言笑,但讲话都讲在点子上,切中要害,能看穿大家的心。他一言九鼎,说到做到,无处不在。即使他出差在外,大家都感到他的眼睛在紧盯自己,没有人敢调皮捣蛋,松垮懈怠。新一把手就不是这回事了。他从副职上来,而且,在副职中排名也不靠前,属于坐火箭上来的。当了一把手,与他平起平坐的几位副职,对此既不服气,也耿耿于怀,表面上都恭恭敬敬,绝对服从,暗地里却把他的话当耳旁风,并不真正落实和行动。实在推不过去,就虚晃一枪,走走过场,好做的事做了,不好做的事,矛盾多的事,就推诿汇报,矛盾上交。也有个别别有用心的副手、下属,专门设套出一把手的洋相。一把手如果镇不住,就会处处被动,工作很难打开局面。

一把手不都是一开始就有威信的。没有威信,机关怎么管?这就需要手腕了。说到手腕,很多人认为就是不择手段,搞小动作,搞阴谋诡计。不完全是这样。手腕是什么,就是管人的技巧、方法和手段。机制赋予一把手更多的权力、资源和优势,就看你会用和不会用。如果会用,并且用好了,一把手就有手腕,不会用,用不好,一把手就缺乏手腕。

封建社会,皇帝拥有绝对的权威和手段,但也不是个个会用,个个能用好。康熙继位时,年龄尚小,谈不上威信。鳌拜倚老卖老,拥权自重,对康熙不买账。康熙有心机,懂手腕,最终扳倒鳌拜。也有很多皇帝,天赋皇权,却大权旁落,被太监、皇后控制,说到底就是缺乏手腕。

我们的新一把手,既没有威信,也没有手腕。相反,我们的分管领导既有威信,又有手腕。于是,机关不正常的现象出现了。领导班子开会,一把手提议的事,只要不合分管领导的意,会上就通不过,分管领导提议的事,即使不合一把手的意,反而能通过。久而久之,下属们就会发现,任何事情,找一把手没用,找分管领导有用。一把手就像稻草人,站在那里,虽然每天随风摆旗,但仅仅是个摆设,没有实际指挥作用。这样看似十分可怕,但也不是不可收拾。


没有写在纸上的规则:机关有各种潜规则,不懂就会四处碰壁


有的单位,长期副职当家,机关照样运转正常。有的一把手也自知大权旁落,但并不感到不安。只要副职给他面子,让他作为一把手出出场,应应景,风风光,他仍然心安理得。他甚至想,要权干什么?权力是双刃剑,玩不好会吃力不讨好,甚至还会出事,索性把权力让渡别人,自己落得清闲自在,何乐而不为呢?

有人问,一把手不掌实权,是不是会影响升迁和提拔。不影响。我观察过很多软弱无力的一把手,无论在什么位置,从来不揽权,十分轻松自如,大小事都让喜欢用权的人去干,成绩自己有份,罪过也好推诿,所以提拔很快。相反,那些大权独揽的一把手,看似八面威风,但所到之处,与副手、下属关系紧张,矛盾重重,一遇考察提拔,举报信像雪片似的,到处飞舞,结果得不偿失。我的一位朋友,二十出头就是正科职领导了,很有魄力和才干,直到二线和退休,干了近四十年,换了七八个单位,最后还是正科职。现在,我们经常在一起打牌,总结来总结去,还是太有魄力,太能干,团不住人,无论调到哪个单位,开头还风平浪静,时间一长,个个说他坏话,甚至纷纷写信举报哄走他。

我们的新一把手自知资历不深,上任时间不长,发现不对劲,就赶快调整策略,向分管领导交底摊牌。这是后来听说的。新一把手跟分管领导交心说,我经验不足,大事难事,你帮我顶住,多吃点苦,我无论走到哪里都不会忘记。分管领导看一把手这么诚恳,十分感动,不好意思设障使绊,做得太过,大事小事都主动和一把手汇报。就这样,机关运转了不到一年,两人相安无事,平稳分设过渡。单位分设时,我们的一把手由于年轻、学历高,加上有背景,被提拔了。我们的分管领导也调任新分设的单位任一把手。我由于听话、肯做事、不好权,机关分设时,大家都抢着要我,一时成为十分抢手的香饽饽!


没有写在纸上的规则:机关有各种潜规则,不懂就会四处碰壁


没有写在纸上的规则:机关有各种潜规则,不懂就会四处碰壁


作者简介:刘文华,男,法律硕士,律师,英语翻译,江苏省盐城市诗词协会会员,兼任文学平台和媒体编委、评论,从事诗歌、散文和小说写作,在网络和报刊发表,有部分作品获奖。

上一篇:「今日作家」李婷 ‖ ​一声叹息(散文)
下一篇:最新幽默笑话:《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