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第144回 报父仇马孟起发兵

第144回 报父仇马孟起发兵 来自轩宇阅读 29:31

马超兴兵报父仇。西凉太守韩遂,愿助其一膀之力,因为韩遂~和马腾将军相交甚厚。

曹操给韩遂来了一封信,许以重金呐,让韩遂把马超、马岱捉住~给他送到许昌去,那么立刻就能封韩遂为西凉侯。韩遂哪儿能那么办呢,那对不起死的也对不起活的呀。他就当着马超的面儿,把曹操给他来的这封信~焚毁了。

他们是尽起西凉人马呀,就是说是凡能打仗的~~~全去。精兵二十万,辎重粮草一应具备。这儿刚要起兵,有人进来禀报,说是荆州皇叔刘备派人前来下书。

哦?马超一愣啊。刘备这个名字他早就听说过,他父亲还跟他说过玉带诏的事儿。可是这些年来呢,很少与刘备通信,因为那时候刘备的处境也很惨,也没个准地方。马超听父亲马腾说呀,经常惦念刘备,说不知道这位英雄哪儿去了。现在父亲马腾刚刚被害,皇叔刘备来信了,里边儿一定有文章。

马超赶忙吩咐,把下书人请进来,厚待下书之人。然后把书信拆开这么一看,这信是刘备亲手写给马超的,信中说,夫念汉室不幸,操贼专权欺君罔上黎民凋残呐,备昔与令先君同受密诏,誓诛此贼。今令先君被操所害,此将军不共天地不同日月之仇也。若能率西凉之兵以攻操之右,备当举荆襄之众以扼操之前。则逆操可擒奸党可灭,仇恨可保,汉室可兴矣。书不尽言,立待回音。什么意思?就是说曹操是独霸朝纲专横跋扈啊。当年呐,我和你父亲一块儿,受过天子的密诏,我们呢~发过誓言,要把曹操除了。现在呀,你父亲让曹操杀害啦,杀父之仇你一定要报。你要报仇的话,那么你就举兵讨贼,我呢~立刻出兵帮你。如果能把曹操灭喽,您父仇也报了汉室也振兴了,你马超是忠义两全呐。我听你个回信儿。

这封信来的真是时候啊,真是如春雨似东风大涨西凉三军之锐气。本来还想休息一两日动兵,现在一见刘皇叔这封信,一刻也不能耽搁啦。马超立刻给刘备写了回信,重赏了下书人。然后是点炮~~发兵。

刘备这封信怎么来的这么是时候啊?要问刘备这信怎么来的呀,还得从曹操那儿说起。

曹操把马奎也杀了把黄奎也斩了,给西凉太守韩遂把信也写了去了,就等韩遂的回信儿了。韩遂要接着信之后,他立刻把马超、马岱这么一捉,绳捆索绑送到我这儿来,那我这心头患就算全除啦。他听西凉韩遂的信儿没听着,听着刘备的信儿了。听刘备个什么信儿?说刘备近日啊~~整顿军马,要兵取西川。诶哟,曹操可有点儿慌了。刘备这势力越来越大了,他要再把西川拿过去,他再占据着荆州,这对我大大的不利呀。这还了得。他当时大聚文武,商议起兵,要兵发荆州。让他手下的御史陈群陈长文给拦挡了。

“丞相不必。”

“嗯?长文,你有什么妙策吗?”

“如果丞相您要举兵征讨的话,也不应该先打刘备。”

“那么我应该先打谁呢?”

“先去取江东,去打孙权呐。刘备~~兵进西川啦,就没有这个时间来帮助孙权。这样您把江东得过来之后,再取西川,灭刘备。回来顺手得荆襄。天下可定。”

哎~~曹操一听陈群这主意不错呀。“啊~长文高策。”

他当时传令,启动人马三十万,二次进取江东,报赤壁之仇。探事马报进了东吴。孙权这时候正烦着呢,他烦什么呀?周瑜死啦,庞统也没留下,自己甭说重用庞统~~根本就没算用,结果人家庞统走了,到荆州好~~当了刘备的副军师了。孙权有点儿后悔,还没法儿跟别人去说。就在这时候得到了禀报,说是曹操领兵三十万要取江东。

诶哟,孙权心里有点儿紧张,周瑜新丧,鲁肃刚刚接任,怎么能抵挡得了曹操几十万大兵啊。他赶忙~把张昭张子布请来了。

张昭一看,“主公您不必慌。您呢给鲁肃写封书信,让鲁肃~亲自到荆州去一趟,向刘备求兵。皇叔乃我江东之婿~~他不能袖手旁观呐。”刘备呀~现在是咱们江东的姑老爷,他不能看着咱这儿危险他不管。

孙权一听这个主意不错,立刻让鲁肃写信,去荆州求援。

书信到了荆州,刘备接过信来这么一看,就把诸葛亮和庞统请来了。说:“现在孙权来信了,曹操领兵几十万要伐江东,咱们怎么出兵怎么帮他呀?这不能看着不管呐。”你看,是亲三分向嘛。

诸葛亮看了看这封信,把信往旁边儿一放,“主公,咱们不用出兵。”

“啊?”刘备一听,“那哪儿行啊,曹操真要把江东打过来,那咱们荆襄九郡也吃紧呐。”

“呵,我让曹操~~绝不敢正视江东。我让他人马都发不出来。”

“先生有何高计。”

“您呐,给西凉马超写封书信。曹操最近杀死了马腾将军,马超正想报父仇呢,接着您的信,他立刻就得起兵。如果西凉一动兵啊,曹操就没时间出来啦。他也就不敢动了。我荆襄与江东高枕无忧矣。您可以写信告诉孙权将军,让他不必担忧,曹操不来则已,如果来了,我荆襄人马就出兵抵挡啊。让他不必担心。”

刘备一听这办法可真高。刘备当即写了两封信,一封信发往江东,一封信就送到马超这儿来了。

马超、韩遂合兵一处哇,二十万大军浩浩荡荡杀奔许昌。前边儿派了五路先锋,第一路先锋官候选、程银,第二路先锋官李堪、张横,三路先锋梁兴、成宜,四路先锋马玩、杨秋,第五路先锋是庞德庞令明,一路辖四路~五路总先锋。

这庞德呀,那长相儿都吓死人呐。他生就一张鸳鸯脸,上半拉脸煞黄煞黄下半拉脸煞白煞白的,一双抹子眉飞额入鬓,这两只大眼睛,黑眼珠黄焦焦白眼珠青嘘嘘的叫金睛迭豹,狮子鼻,火盆口,大耳扇风。头戴青铜狮子盔身穿青铜荷叶甲内衬紫征袍。胯下追风玉狮子,手提九耳八环象鼻子大刀。他那刀尖儿跟别人的刀尖儿全不一样,挺老长还往回卷卷着,两军打仗的时候比方别人这刀叭~~这刀尖儿离敌将还有一尺多远,根本就够不着哇,哎~~庞德这刀就能够上你~~突噜噜~~~一下子,那刀尖儿突然间伸出来了,就能置对方于死地,敢情那个刀带绷簧的。

嗬~~庞德率领着先锋人马是逢山开路遇水叠桥~长~驱~直入,一路上夺关斩将~所~向~披靡,人马直抵长安。

可把长安守将~钟繇给吓坏了。原来这个长安啊,不是钟繇在这儿守着,谁在这儿守着呀?徐庶。曹操赤壁鏖兵的时候,不是庞统献连环计给徐庶出了个主意嘛,让徐庶早日脱身离开曹营,当时造了个谣言,就说西凉马腾要进兵,他亲自跟曹操讨的令,曹操还认为徐庶满不错的呢,来到我的曹营一言未发,现在主动跟我请令,领人马镇守长安,曹操啊~~就把人马给了他了。徐庶带兵来到长安住了些日子,人家西凉根本没动兵啊。说实在的,就是当时西凉马腾发兵来,徐庶也不会怎么抵挡,他根本就不想给曹操干。现在一看西凉也没什么动静,徐庶一想,我在这儿干嘛呀?我真给你曹操守关把寨呀?算了叭。我早就跟刘皇叔说了,别看我身在曹营,终~生~不献一谋啊。我连个主意都不给你出,我还在这儿给你把着边关?干脆~~请病假。徐庶请长期病假回家了。所以这长安才换的钟繇。

钟繇一听说,马超和韩遂合兵一处,西凉人马二十万~~庞德为先锋~~把钟繇紧张的够呛啊。怎么办呢?一方面赶快写信,禀报许都的曹操,另一方面,吩咐人,严守城池,不许出战。

手下的文官武将一听,“钟将军,那也太窝囊啦。西凉兵马来了,咱们这么大的长安,怎么也得抵挡一阵呐。要不然这也太长西凉的威风了,也灭咱丞相的锐气呀。”

钟繇一听,“啊?抵挡一阵?”

“啊。”

“好,等明儿看看叭。”

看看?第二天一早,探马来报:“庞德城下讨战。”

钟繇一听,“好,抵挡一阵。”带领三千人马,杀出城池。

两阵对圆,钟繇瞪俩眼睛一看庞德这长相儿啊~~脖子后头就直冒冷气。嘶~我能打得过他嘛~~这话没法儿出口。庞德在阵上是趟马示威呀,呜哇啊~~~~嗬~~这战马这一撒欢儿,手里托着这象鼻子大刀,正在那儿点名捉将地叫呢,“让钟繇马前授首。”

钟繇咬了咬牙狠了狠心,一催坐马,到了阵前互通名姓,钟繇还想说两句呐,说什么呀?大胆反贼,不在西凉恪守臣节,胆敢起兵来犯长安。他这嘴还没等张开呢,庞德的马就过来了,风到马到刀也到啊,咔~~嚓~~~就是一个力劈华山。吓得钟繇往旁边儿一带马想横枪往外崩,没敢崩,他没看见过这样的刀。就在钟繇稍一愣神这工夫,庞德那刀拐了弯儿了,咔~嚓~~噗~~~~一个丹凤朝阳啊,一下子,就把钟繇的头盔给砍落了。钟繇在马上一摘歪差点儿掉下来,是拨马就败。

庞德把大刀往起这么一举,这等于是一声暗令~杀~~西凉兵可真冲啊,大多数~都使的是藤牌短刀啊,一阵掩杀,把钟繇杀了个马仰人翻。带出来三千人马,回去还剩五百多人儿了。败进城中是城门紧闭,吓得钟繇再不敢出来啦。

庞德下令攻城。这攻城可困难了,怎么回事儿呢?这长安城呐~~建都比较早,这个城墙特别高也特别厚,一时半时打不下来。庞德把长安就给困起来了。昼夜轮番~呐喊攻城啊。

过了没有两天,马岱来了。马岱问庞德怎么样,庞德就把长安一战的事情这么一说。马岱想了一想,“哦~~待我来看。”他亲自骑马出来巡查一番,庞德陪着他。马岱看了看这城池,然后回到大帐。“令明将军。”

“马将军。”

“我们撤兵叭。”

“啊?”庞德一听,“哪儿能撤兵啊?已经都兵临城下啦,虽然这个城不好攻~~那也得攻啊。您这是何意~~~~”

“哎~~我不是不攻。令明将军你看没看,这个长安城啊~~城内这个水特紧张,黎民吃水相当困难,而且柴草也不济,”就是烧的柴啊~也比较困难。“咱们必须如此这般。”

庞德这才明白,“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呀。啊~就依将军。”

连夜~~哗~~~人马象退潮似的,西凉兵~~退了。

马岱估计的一点儿不错呀,这两天呐,把钟繇愁坏了,这城里头吃水也难烧柴也困难,这可怎么办呐?曹丞相接到了我的文书没有?怎么援军到现在还不来?庞德要是围困我十天二十天的~~渴也得把百姓渴死呀。军校也吃不消哇。

正在这时候,探马来报,说西凉人马撤了。“嗯?”钟繇一听,“不能,此乃疑兵之计。甭骗我,待我看看。”说着钟繇上城了。来到城头举目一看~~可不是么,哎~~西凉兵一个都不见了。嘶~怎么忽然撤了呢?

钟繇的兄弟钟进一看着急了,说:“兄长啊,庞德这一撤兵太好了,这是个机会啊。咱们赶快~~把军民打发出去,弄点儿水砍点儿柴禾叭。”

“不行不行,”钟繇一想,“不能开城。”

“哎呀~这城内干渴难熬哇。”

“难熬也得熬着。你知道庞德使用的什么手段?什么圈套啊?”

“哪儿有什么圈套?这连一个西凉兵都看不见。再把探报打发出去探探。”

又把探报派出去了,回来禀报,说西凉兵确实走了。

“哦~~~”

他又慎了两天,他也有点儿慎不住了,这要渴死人啦,就听了他兄弟钟进之计,开城~出去弄水去叭。把城门开开,把军民全打发出来了,是连弄水~带砍柴禾。不是到城边儿那儿就能把柴禾砍来~就把水担来,还得出去挺远的呢。从早到晚这一天人呐~络绎不绝,往城里头运。钟繇一想运一回子啊~~就得多运点儿,万一~~马超要把人马再派回来呢。嗬,大运了三天,水也运足了,柴草堆积的象山似的,钟繇心里踏实多了。心说这回行了,马超~~庞德~~你再来叭,困我个个把月~~我也不担心了。他吩咐,把城门紧闭。

刚把城门关上,就在这天晚上,二更多天,忽然间西关城内起火。这个钟进正好镇守西关。钟进一听,“什么?起火了?着把火慌张什么?扑灭不是就完了嘛。”

“不行啊将军,这火是越着越大而且是喊杀声四起。”

“胡说!”钟进吩咐,“给我备马。”

马给他备过来了他绰枪上马刚一出门儿,就在门边儿这呵儿~立马横刀站立一人,谁呀?庞德。“钟进,你可认识你家庞先锋。”

“哎哟!”钟进一看这人介哪儿来的?这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叭。他刚这么一咧嘴~咔~~噗~~庞德手起刀落,斩钟进于马下。然后开关落锁接马岱进城。

马岱这计谋挺高啊,假意撤兵,藏到山岭深处,然后,等着长安军民出来砍柴弄水的时候西凉兵就混进来了。没费吹灰之力呀,长安城是一举而下。

钟繇带领着残兵败将败出了长安,他是弃城逃命啊。直奔许昌,走到半路上碰上曹操了。钟繇伏地请罪,曹操一听,“唉,何罪之有啊。你在长安城那儿人马太少了,中了马超的奸计了。且在帐下听令。待老夫~~复夺长安。曹洪听令。”

“在。”

“我有一支令箭,派你领五千人马,火速飞奔潼关,守住潼关城。十日之内,潼关有失,我定斩你的首级。十日之外,潼关失落,与你无干。”

“遵~令~啊~~”曹洪伸手把令箭接过来了。这曹洪,年轻气盛,傲慢轻浮啊,把谁也没搁到他的眼里。马上就要点兵。

“且慢。”曹操给拦住了。曹操一看曹洪这相儿~~他有点儿不大放心。“啊~~徐晃何在。”

“在。”

“我派你,辅佐曹洪,共守潼关。方才的话我已经说过了,你听到了叭。”

“我全都听见了,丞相。”

“好,你们要严守城池,免战为上。最好别打。待老夫人马一到,共~灭~马儿。咱们再捉马超。”

“遵令。”

徐晃和曹洪,领兵五千,就飞奔了潼关。刚到潼关城,马岱和庞德就到了。探报报进帅府,“庞德~~城前讨战。”

“嗯~~”曹洪一听,“来,点炮迎敌。”

“且慢。”徐晃赶快给拦住了。“曹红将军,丞相的话您没听明白嘛?最好咱们别打,免战为上。就让咱们守着。”

“哎~~~~”曹洪一听火儿了,“岂有此理呀。身为武将,阵前杀敌,份也。”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敌军前来骂阵,焉~能~~不出迎。”

“不能出迎。曹洪将军,丞相吩咐的很清楚,让咱们就在这儿守十天。看来呀,丞相一定有神机妙算。”

“唉呀呀~~徐将军,丞相妙算,远水解不得近渴。咱们先取庞德首级,然后捉住马超,在丞相面前去交令,岂不光彩。”

“不能出战呐。”说着徐晃~哗啦~一下儿把令箭全都给收拢过去了,往怀里一揣。令箭没了我看你怎么发号施令。

曹洪这气呀,你这叫什么事儿这叫~~~“唉~~呀呀~~徐将军~~你特矣得胆怯~了哇~~”

不管曹洪怎么着急呀,徐晃是说什么也不让他出去。

这庞德就天天来骂阵,一天两天,五天八天,连骂了九天呐,骂的那词儿是越骂越难听。这把曹洪给气的呀,气得他在这屋里来回直转悠,最后他跟徐晃商量,“咱们不出敌~~那我上城上看看去不行嘛。”

徐晃一看呐,“哎~您只要是不出城打仗,上城看看完全可以。您看,我在这呵儿查点查点粮草。”

曹洪就上了城了。来到城上举目这么一看,差点儿把曹洪气得背过气去。怎么回事儿啊?他要不看还好点儿,他上城一看~~现在人西凉兵不骂了,大概是骂累了。西凉兵干嘛呢?全在城外头那儿躺着呢。一个个是宽衣解带呀,把马鞍子往下一摘~当枕头,刀枪往旁边儿一放,仰壳儿往那儿一躺,两个腿这么一跷,嘴里哼着地方民歌儿,嘿~~优哉~~游哉呀。

曹洪这气,这哪儿是打仗啊,这纯

上一篇:《三国演义》揭示的6个人生大忌,有一个就废了
下一篇:《三国演义》第146回 渭水避箭虎痴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