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源风 ·散文|尘缘:女人和镜子

魏源风

写实而不失柔美,

质朴而不失典雅






作者简介:

尘缘,男,隆回人,省作协会员,发表作品若干 。

 

镜子之于女人,如同宝刀之于侠客,宝刀是侠客的知己,镜子是女人的闺蜜,都是性情和前世注定的缘分。

水是女人的第一面镜子,想象一下女人临水自顾的画面,洋溢着无限风情,所以形容女人之静美谓作“姣花照水”。女人一旦发现了自己的美,难免吹皱一池春水,像《惊梦》中杜丽娘游园时唱的“原来姹紫嫣红开遍,都付与断井颓垣”——她不甘心自己的青春都锁在深闺中了。即使不是千金小姐,寻常洗衣浣纱的村女,瞥见了水中的自己,亦难免若有所思。

后来铜镜出场了,制作精巧,把一件日常用品做成了艺术品,可是铜镜用久了容易昏花,于是出现了磨镜这个职业,一个人镜子磨得好,能够养家糊口,甚至可以在给美人磨镜的时候谈谈风月,缘分足、运气好的话,还可以抱得美人归。


古时候深闺中的女子,每天是怎样顾影自怜,我们已经只能透过文字去想象了。花木兰男扮女装去打仗,回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对镜贴花黄”。《红楼梦》说“照不尽菱花照里形容瘦”,给白雪公主吃了毒苹果的恶毒皇后,每天都会问镜子:“魔镜魔镜,谁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孤芳自赏也好,美人悲白发也好,思妇悲寂寥也好,镜子对于女人的意义,女人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男人无法体会甚至无法理解。

现在的女子,因为社交自由,天地一下子变得广阔无比,越是广阔,照镜子这件事就变得越发重要了,美好的一天,都是从照镜子开始的。

只要不是关于生命之类的重大事情,女人在出门之前,一定是站在镜子前面的。即使只是去菜市场买一把青菜,接送一下孩子,出门打个麻将,仍然把每次出门都当成第一次约会,在镜子前左顾右盼,衣服试了又试,头发梳了又梳,眉毛描了又描,口红涂了又涂。明明知道再涂,再抹,再擦,也擦不出一个西施来,也抹不回已经走了的青春年华,可是折腾一下终归比不折腾好,能白一点是一点,能嫩一点是一点。

男人虽然爱看漂亮女人,但是对于坐在梳妆台前千呼万唤不出来的女人,显得特别没有耐心,尤其是对自家那位已经看够了的女人,那种感觉是,女人梳妆台前才一刻,男人这里已经是三秋。况且,打扮得那么花枝招展干什么?有什么企图?那些藏在暗处的心思,以为自己看不懂?

女人化了妆,一步三回头离开镜子,首先会不动声色偷看自己男人的反应。然而,除了恋爱或新婚不久,大部分男人都没心沒肺,不会正眼瞧一眼。女人希望自己的男人能认可自己的杰作,男人不说,就主动问:“好看啵?”好笑的是,几乎所有男人都一副德性,要么看也没看就说“还行”,要么瞟一眼,“嗯”一声都觉得多余,更有甚者,有的男人怕自己的女人打扮得花枝招展惹麻烦,明明好看,偏要说是“一副鬼样子”,刻薄的,兴许还会来一句“撒泡尿照照自己”。好在女人对男人这种态度都是包容或不当回事的,爱美也好,臭美也罢,依然“我在镜前风情万种”。当然,恋爱和新婚男人不在此列,恋爱和新婚男人是百问不厌的,觉得那个做了自己恋人或妻子的女人处处皆好,即使有不好的,也会来几句溢美之词。

若说女为悦己者容,有的人承认,有的人不承认,不承认的是心气高的女子,世间为什么打扮一下就是为了取悦别人呢,取悦自己不可以吗?但是仔细想一想,人作为一种社会性动物,自己高兴也是因为相信自己在别人眼中是动人的,这样是否也算取悦了别人呢?

女人对自己的幻想,二十岁的时候做桃李,娇艳欲滴;三十岁的时候做牡丹,雍容华贵;四十岁的时候,该是深谷幽兰,以气质取胜了;到了五十,绝大部分女人无论怎么不甘心,不放弃,也注定只是棉花了。没有女人是愿意做棉花的,虽然还是沾了一个“花”字,但此花非彼花,再也不会“回眸一笑百媚生”,回头率几乎为零了。

有时候,女人也是怕镜子的,岁月最不堪触目的一幕,就是镜子里的芳华一天比一天衰减,白头发一根一根地爬出来,桃花变成了棉花,彼时的悲凉之感 ,便是“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是英雄末路的悲凉。

顾城说,生命美 ,世界才美

这世界,无处不在的镜子,都是为女人准备的,女人美,心情就美。梳妆和减肥一样,是女人的终身事业,打扮得光彩照人的出门,世界才亮亮堂堂。当然,除了握在化妆包里的镜子和卧室里的镜子,男人的回头率和不忍离开的眼神,都是女人的镜子,而且是不走形不变样的镜子。

女人爱镜子又怕镜子,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女人的心碎,就是玻璃哐当一声散落一地的碎,这种碎,比什么都残忍,所以,千万别伤女人的心,真的伤不起。



责编:楚木   

版式:楚木

:网络



关于我们

编委会:《魏源风》编辑团队。

⊙《魏源风》公众号是集文艺、时政、生活于一体的综艺性平台,系湖南省隆回县文化馆文艺季刊《辰河文艺》选稿基地,入选杂志即致薄酬,并赠送样刊。

⊙平台开通赞赏,自2019字6月1日起,推文次日晚八时后结付赞赏金,赞赏低于10不再发放。请相关作者加微信号a906007。(不愿开通赞赏者请在来稿中声明)。

⊙关于投稿:收稿不分地域,平台审稿周期为一个星期,投稿 一周后无通知即可另投。作者投稿请附个人简介及近照一张(自愿),同时附上微信号,以便编辑联系。小说、散文、诗歌、非虚构、时评皆可,必须原创,文责自负。

投稿邮箱:13973582906@163.com

魏源风

没时间解释了,快长按左边二维码关注我们~~




上一篇:(杂志征文)散文/最好的纪念 II 魏佑湖
下一篇:【岭南作家·散文】 那些年、那些事!||崔永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