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至死》读后感





没有任何用处的前言:每次写完这种文字都有一种后悔的感觉,为什么不把这种想法带入试场作文中呢。但现实是老师只认字迹和“文笔”,也就是所谓字写得好看,写出来一对儿一对儿的,小标题分的明明白白,各种都不知道正确与否的名人名句,用过不知几千万遍的烂俗例子(类似的素材书就是如此应运而生的。可是说到这个就来气,从逻辑推理的角度这根本不成立,你用别人的例子证你观点本身就是不可能的。别人取得了成功就意味着你也能成功?这就是那个经典的逻辑错误:别人能做到,你为什么就不能做到?你这不是废话嘛,难道牛顿、爱迪生、爱因斯坦这帮人能做到的你也能做到?所以举例子什么的从逻辑上讲根本就是无用的,这种“概率真理”在它实际发生前都是无法证明的。这就像是休谟对因果律的反驳:人们相信因果律其实是一种心理错觉,只因我们发现两件事总在一起发生,我们就期待它们能再一次一起发生(因为如果没有发生就要推倒之前用“经验”证出的结论,这种感觉使人感到害怕和恐慌)。可是这种再一次发生,并没有可靠的证据。),以及满满透露着作者自恋或者是无奈(被迫写成这样,否则就没分)气息的优美文字。但是假期作业无所谓啊,我在这畅所欲言,其实觉得这不值得我这么对待,奈何我想表达的实在是太多,若是不放在假期这种大背景(又有书籍和网络供我查阅,虽然其实主要是书,因为我现在不怎么相信网络,不知其来源和出处,害怕有这种心态的人“反正不是实名制想怎么编怎么编”,查出来的东西也未必有用。)下而且主题我觉得写起来很开放很容易写(虽然似乎很多人不这么认为),我根本写不完任何一篇文章。何等可悲。题外话:如果在最后加个营销号我劝你善良,那我是不是三个标题全都擦上边了……

 

        我们正在……失去……恩……哈哈——读《娱乐至死》有感

正文:萧伯纳第一次看百老汇和四十二大街上夜间闪烁的霓虹灯时曾说:“如果你不识字,这些灯光无疑是美的”。

这个世界的人大多数都是平庸的人,但是推动整个社会发展乃至变革的永远只是少数甚至是个别人。就像在班级的平均分,老师总说靠极个别尖子生是没有用处的,这最多就是给班里的差生均点分,最主要还是要靠中间的大部分人,中间的人上去了班级也就进步了。这种话不过是班主任不愿打击那些“平庸的人”的积极性,老师说的是很委婉但不可能没有认识到:大多数人才是拖后腿的那方。就像《贩罪》中说的:“人生完美的成功人士,接受的往往只有指责、敌视和嫉妒,无论他们做什么决定,办什么事,都会被挑出毛病来,都会被当成另有所图”。历史上不都是如此,社会送给那些思想超前的人的第一件礼物是什么?是火刑柱!就像叔本华说的:“所有的真理都要经过三个阶段:首先,受到嘲笑;然后,遭到激烈的反对;最后,被理所当然地接受”。最开始诬你是异教徒的是他们,最后理所当然地坐拥你满含血泪的成果的也是他们。不用扯什么是广大劳动人民或是劳动推动了社会发展,这些劳动跟社会进步没有半毛钱关系,维持社会的正常运转就是庸人的极限。还是说你自大到认为你那微乎其微的劳动能够带来社会进步,又或是说你把经济发展或稳定和仅仅是社会的安宁这种程度和其他什么概念弄错了。一句很老的话了:你死了,地球还是照转。你的死亡就像是往黄河中丢了一粒石子,周围人的心泛起了阵阵涟漪,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哪怕你再扔几颗,几十颗,数百颗,上千颗。结局也不会有任何改变,河流可不会就此停止。你要知道这种程度的涟漪一天不知会出现多少次。而比这更甚的浪花都不知能掀起多少:哪个明星又闹什么绯闻啊,哪地又有什么杀人强奸案啊,这些东西更能上头条,换而言之这些东西更能吸引人们的目光,带来“流量”。

尼尔说过:随着娱乐业和非娱乐业的分界线变得越来越难以划分,文化话语的性质也改变了。我们的神父和总统,医生和律师都不再关心如何担得起各自领域内的职责,而是把更多的注意力转向了如何让自己变得更上镜。当然了,用现在的话来说刷刷朋友圈,刷刷抖音,记录记录你们的美好生活。呵。虚无主义告诉我们:人生其实是没有目的的,人生也没有意义。人活着就是活着,没人什么上帝啊,终极真理啊,或是拯救世界啊的种种理由,没有任何值得我们做的事情。如果你对上述结论产生了反感,感觉很难受,认为这似乎不对。那就对了,当人意识到人生没有目的的时候,对目的的本能渴望和没有目的的现实就会发生强烈的冲突,让人产生荒谬感。但西西弗的神话被篡改了,或者说哪些属于西西弗的清醒意识、那份否决诸神的热情、那超越自我的命运、人生的意义、人类的尊严被狠狠地践踏了。而其罪魁祸首便是——娱乐。

沃尔特·李普曼在1920年写过“无法察觉谎言的社会是没有自由的”。尼尔曾说过:掩藏在电视新闻节目超现实外壳下的是反交流的理论。这种理论以一种抛弃逻辑,理性和秩序的话语为特点。在社交中里,这叫认知和表达的障碍。在美学中,这种理论被称为“达达主义”;在哲学中,它被称为“虚无主义”;;在精神病雪中,它被称为“精神分裂症”;如果用舞台术语来说,它可以被成为“杂耍”。而我认为这种含糊其辞,这种拼命的粉饰和掩藏就是欺骗甚至是反社会。《三体》中描写到《清明上河图》和一张关于天空中一朵云的照片,说这二者包含的信息量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我还可以将其类比至文字,用更直接的现代点的方式来说:国旗.txt的大小是4字节,而国旗.jpg的大小是26.1KB,换算过来是26803字节,约合6701倍。并且jpg格式是图片按照JPEG标准压缩过的,简单的来说原本这图还有其他好几个图层,现在全在一起了。在并且,这次要讲的主角是视频。即要在原本大小的基础上*帧频(中国用pal制也就是25帧/秒,美国是30帧/秒)*时间(单位是秒)。你就可以想象一个视频含了多少信息了。看看这对比,文字是静止的,你在阅读这段文字时,觉得作者写的大有问题,你可以停下来反复阅读,细细的思考,找出其漏洞。思考这到底是不是在“杂耍”,又或是你觉得这缺乏思想或者行文缺乏连贯性,(觉得这是***)然后弃之。但视频不会有这种问题,尤其是短视频,这是一种娱乐形式,而不是为了教育,反思或净化灵魂。一个接一个的短视频就像用了蒙太奇手法一样,把一个完整的思考过程割裂成一块块惨不忍睹的碎片。这就是尼尔·波兹曼对假信息的定义:假信息,并不意味着错误或者虚假的信息,而是意味着使人产生误解的信息——没有依据、毫无关联、支离破碎或流于表面的信息(这些信息让人产生错觉,让人以为自己知道了很多事实,其实却离事实越来越远)。它不需要你去进行思考(你也来不及思考),这就是“电视”节目,这就是娱乐。就像尼尔说的世界上大多数“好玩”的东西都出自娱乐。而一个好的电视节目所希望得到的是掌声而不是反思。

因为不好笑=不值得关注,而不值得关注则意味着之前提到的大众(庸人)的代表流量的丧失,这是那些营销号所不允许的。在1984·3·27比尔·莫耶斯说:“我们美国人似乎知道过去24小时里发生的任何事情,而对过去60个世纪或60年里发生的事情却知之甚少”。国人何尝不是如此,某某明星分手,婚姻关系的变化,和谁谁谁又有什么新的绯闻了甚至是千里之外的别人记录的美好生活你一下子就知道了,而那些你真正该铭记的东西都是过目便忘。在《1984年的政治:这就是娱乐》中特伦斯·莫兰认为在一个本身结构就是偏向图像和片段的媒介里,我们注定要丧失历史的视角。没有了连续性和语境,零星破碎的信息无法汇集成一个连贯而充满智慧的整体。

如果说之前所说的只是我个人引据(你知道走在外面你朋友刷着抖音,听着那永远不会变的吵的要命的BGM,在那傻笑,然后往向你,你也跟着赔笑的样子,有多尴尬吗?)证明其本身体制或者说形式有多么糟糕,那么接下来说的就是用这些平台的人的品性有多么恶劣。就像“帅爷”举的例子:去年“核子制作”制作的“吃鸡”短片,外挂VS外挂就在互联网上狂卷流量。单在站外,不算各种零散的盗发,单是几个大头加起来的播放量就已逼近一亿。如果这其中能够有0.1%哪怕是0.01%的观众能够引流至B站原链接,都能为原作者增加相当不俗的订阅量。按照up所说,其实也就是B站打击营销号之前的创作激励每1000点击能够收入3元,一亿点击啊,但是创作激励税后就能收益近30万元。这还只是单纯的点击分成,如果盗发视频的营销号经营得当,趁热打铁,吸纳关注。以其自身为例,他的涨粉比是30:1,即没30点击转化为一次订阅,考虑到营销号粉丝粘度低,算100:1.只需动动手指那一亿流量就能被舞弊者瓜分近100万的订阅量,而这瓜分的百万订阅也会在该营销号后续的商业合作中,转换为更多的点击以及水涨船高的广告费。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近亿盗发流量所带来的的直接或间接收益都已经与作者本人无关。并且这只是其盗发生涯的一小步,并且这本身也是由于懒得换标题或是不去分割视频内容从而被发现的一小部分。想想未来,会不会真的就像三天在《纣临》中写的,只需一张非常廉价的小小的薄片,它能完美的贴合手机或是电脑的屏幕,一张即存储着这个视频100%的清晰度还原。轻轻一贴一个视频(30万)就这么简单而低成本地盗取了。有人也曾跟我说**确实有很多庸俗且无用的文化,但它能赚钱,有利可图。难道你知道了这些视频的来源与出处,知晓了这些肮脏的行为,你还能对其熟视无睹,将其奉为赚钱工具?还是说正是看到了“搬运”和营销号的强大能力,才让你沦为其中一员?我们需要的不是“搬运”而是创新啊。如果让这种手段压制了原创作者的创新精神,那么这种现象,和百年之前的文字狱又有何区别?

  最后用34年前尼尔·波兹曼的质问,质问现在的ks dy作为结尾吧。

  “有两种方法可以让文化精神枯萎,一种是奥威尔式的——文化成为一个监狱,另一种是赫胥黎式的——文化成为一场滑稽戏”。“在弥尔顿、培根、伏尔泰、歌德和杰弗逊这些前辈的精神的激励下,我们一定会拿起武器保卫和平。但是,如果我们没有听到痛苦的哭声呢?谁会拿起武器去反对娱乐?当严肃的话语变成了玩笑,我们该向谁抱怨,该用什么样的语气抱怨?对于一个因大笑过度而体力衰竭的文化,我们能有什么救命良方???”

  我们正在失去思考的能力,我们正在成为娱乐的傀儡,我们即将——娱乐至死……

                                      作者:黄梓煊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音乐或语音,请在微信或其他浏览器中播放

上一篇:开发区实验学校2019年初一新生暑假作业
下一篇:荐书 王赵哲:《<1984>的解析》